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剧情的补充联想

嗯我本来是想就着剧情的一点漏洞补一个包策玻璃渣。
写完之后发现我自己也很没有逻辑😂而且是不是包策,是不是玻璃渣,大家自由心证吧😂
可能带一点点93包青天的影子…?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

公孙策清晨刚一醒来,便觉得心里发慌,神经突突直跳,感觉要出什么事。他皱着眉头使劲揉了揉太阳穴,在心里暗暗嗤笑了一下。狗妖瘟疫假交子,桩桩件件都隐隐指向襄阳王却找不到证据。好不容易揪出为襄阳王在前台活动的刘美,又被他“金蝉脱壳”,反倒抓了开封府对街那位的父亲。这些日子府里已经为此事忙得一团乱麻,尚不知如何收场,这时候若是再生事端,那可真是……公孙策胡思乱想着穿戴梳洗完毕,心里惦念着庞义舟的情况,出了门先向大牢走去。

远远看见牢门外几名守卫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公孙策呼吸猛的一滞,连忙跑近,来不及查看几人状况便直接闯进大牢。张龙赵虎二人被堵住嘴绑在一起,看到他来了连忙挣扎起来。公孙策随手抄起一把被扔在一边的腰刀隔断绳子,扶二人站稳,听他们讲述了襄阳王夜闯大牢的嚣张,又惊又怒,吩咐道:“你们快进去看看庞义舟有没有出什么差池,我去叫大人过来。”

跟随包拯一路跑回大牢,看着包拯进去,公孙策安心了些许,开始给几名守卫和张龙赵虎把脉、治伤,又嘱咐他们休息、重新安排值班换班等事宜。等他忙完这些,回到大牢里去找包拯,却发现后者已经不在了。正左右踌躇间,忽听从外面传来庞籍和包拯说话的声音,他顿时猜到庞义舟和包拯谈话的内容,当下心念一动,闪身躲进转角另一侧一个空牢房的阴影里。

“你和你父亲谈吧,我在外面等你。”听着包拯说完这句后走出去,公孙策紧绷的神经稍稍松了松。包拯平日看似吊儿郎当,实则格外细心,自己又不会像他们习武之人闭气,倘若被包拯发现,就……

就怎么样呢?公孙策不知道。听壁这法子虽然少用,却也是官府断案的正常手段之一,他作为开封府刑名钱谷“一肩挑”的师爷主簿以前也不是没这样干过。只是今天,他断定包拯不会同意他听庞家父子的壁角。亲近如公孙策,自然知道庞籍在包拯心中的地位;他也太了解包拯了,知道这个人办起案子格外耿直,平日里却是相当重情,如今庞籍家中遭难,他又怎会乘人之危?

庞义舟还没说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公孙策有一搭没一搭地听,未免分出些精神想着别的,平日里因忙碌而压下去的小心思也涌了上来。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时是羡慕庞籍的,羡慕他能和包拯在朝堂上共同进退。假交子之事爆发以来,二人更是常常同进同出,一力承担。自己入职开封做包拯的主簿,确是无怨无悔,却也因此再无与他并肩的可能。包拯被太后罢官时、被襄阳王施压时、为皇上罪己诏痛心时,自己只能感到深深的无力,庞籍却能实实在在地帮忙……

他猛地皱了皱眉,试图把这些想法赶出脑海,不禁自我谴责起来。他明知包拯心意如何,也知自己只是妄自菲薄,却仍让这些小心思溜进大脑。当前形势紧张,自己居然还有心情纠结这般问题,当真不知轻重。忽然,他听见庞义舟说到白菊花的名字,精神一振,连忙压下所有杂七杂八的想法,全神贯注起来。

公孙策听着听着,再次皱起了眉头。他本打算将庞义舟说出的实情整理出来,再想办法让庞家父子画押作证,如此主动出击,能省却不少风险和麻烦。却没想到庞义舟心意坚决,竟说服了庞籍不要鱼死网破。里间二人耳语起来,公孙策听不清楚,也心知计划必然失败,只好悄悄退出空牢房,一边朝外走去一边想着如何找个合适的时间和自家大人禀明一下自己听到的情况。不成想刚踏出牢门,迎面差点撞上在外等候的包拯。公孙策脚下一顿,登时不知如何是好。包拯何等聪明,看看公孙策,又往牢里看了看,瞬间明白了原委。

看着自家大人严肃的神情,公孙策心里打起小鼓,连忙垂下眼帘拱手。只听包拯淡淡问道:“公孙先生刚刚可是在里面听壁?”

公孙策心里咯噔一下,心道包拯应该是真的生气了,只好老老实实回答:“是。”眼前之人再软糯可欺,到底也是一府之长,平日里只是愿意受他公孙策管束罢了。公孙策从端州开始追随包拯,自然见过包拯真正生气的样子——只不过从不是对他——那人不会像变身后那般严肃,也不像寻常官员那般耍威风,只是淡淡地说话,却能给人极大的压力。

气氛一时陷入尴尬,公孙策正犹豫要不要解释一下,就见庞籍从里面失魂落魄地走出来。只见包拯忙不迭地迎上去,领着人走远。公孙策微微抬起头,看着两人的背影,只觉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The End]

评论(1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