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别去

包策,网剧背景,文已修,欢迎姑娘们重新戳进来
刀片预警刀片预警刀片预警
狗血预警狗血预警狗血预警
吃醋预警吃醋预警吃醋预警

*****

外间打过四更天,公孙策终于忙完了包拯去陷空岛这些天和五鼠带回包拯之后府上所有的大小事务。他揉着酸胀的额角和太阳穴,抬步向包拯的房间走去。房里点着一盏昏暗的灯,张龙坐在桌旁打盹,赵虎正站在一旁守着。公孙策轻手轻脚地关好门,不想还是惊动了张龙赵虎。两人看到公孙策进来连忙打起精神来迎上去。

公孙策坐在床边给包拯把了把脉,又细心地把对方的手放回被子里,扭过头对张龙赵虎说:“你们也累了一天了,回去睡吧,我在这守着就行。”

二人对视一眼,连忙说:“我们兄弟熬个一晚两晚都没关系。倒是先生你,伤还没好,大人和展护卫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忙,都两天没合眼了。大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您要是再出点什么事儿,咱府里可怎么办啊。”

公孙策佯怒道:“你们就不能盼我点好?”随即笑了出来,摆摆手:“我没事儿,再说大人这样子我也睡不安稳。我看他脉象大约今晚上就能醒过来,我在这边也方便照料一二……”

张龙赵虎正犹豫着,突然看到包拯动了动,连忙说:“欸大人!大人好像醒了!”

公孙策急急扭回头去,看到包拯受了惊一般地睁开双眼,身子往上挣起来,连忙扶住他给人按回了塌上,惊喜道:“大人你醒啦!”

然而包拯好像受了什么梦魇,情绪十分亢奋,颠三倒四地说了几句。公孙策好容易把悬了两三天的心放回肚子,一时间来不及细想,只是一边不住应着一边笑得开心。堪堪安抚住包拯的情绪,公孙策正想让人倒杯水来,却见那人又是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叫道:“不对!庞籍!”

公孙策有些愣怔,还没反应过来跟庞籍有什么关系,面前的包拯就急匆匆地挣脱他的双手跑了出去,还撞到了公孙策的肩膀带得后者身子一歪。

“欸!大人!”张龙冲着外面着急地喊了两嗓子,还是转过身来看尚坐在床边的公孙策。后者微微蜷起上身,左手捂着右肩,正轻轻倒吸着凉气。张龙连忙上前问道:“先生你怎么样?伤口又裂开了吗?”

公孙策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张龙却看见自家先生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顿时觉得这场面一片混乱。他一边扶住公孙策,一边吩咐正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赵虎:“你去把披风给大人拿出去。”

赵虎应了一声,刚要动作,却听公孙策低着头闷闷地说:“别去。”

“…啊?”张龙赵虎两个人都有点愣。公孙策闭了闭眼,只觉得好像身体里断了哪根弦一般,疲倦突然铺天盖地地涌上,之前因被三鼠误会肩上被误伤的地方疼得不行。他松开一直捂着的左手,发现伤口又开始渗出殷红,直透到外衣上来。

“他们俩个,”公孙策看着自己手上染上的一点点红,顿了顿后一字一字地说:“他们两个生离死别好容易再次见面,你这么没有眼色去打扰他们作甚。”[注]

张龙赵虎又对视一眼,都听出这话里意味不对,又不知怎么回应。最后还是张龙轻轻叹了口气说:“那我们给先生重新上药吧。”说着拿起了公孙策一直放在床头的药箱。

[注]
这一段另一个含蓄的版本:
“他们两个生离死别好不容易再见面,你们这么没有眼色去打扰作甚。”

---The end---

今天心情不好……空气重度污染,上课没有意思,复习的东西一团浆糊,时间管理乱七八糟……so就拿策策开刀

emm请姑娘们不要大意来拍砖吧,只是求拍完砖后原谅我就好orz

再次狗血抱歉。。。

----------
欸,不是,我发现我这个刀子热度和评论都比以前来的要猛烈啊?还有好几个不怎么眼熟的姑娘点小红心小蓝手,怎么原来大家都好这口啊😂

后续大约…不会有了吧,有也不会再虐先生。毕竟这只是一个情节,网剧的主基调我觉得还蛮甜的。

一方面庞籍是在名单上的,白菊花之前还警告过包拯,包拯第一反应想到庞籍完全没毛病;另一方面先生也是识大体的人。所以再虐下去就可能ooc吧……这种东西过犹不及😂

不过我说一种我的设想大家脑补一下?emm就是先生也没说什么就回去休息了,还嘱咐张龙赵虎也别说,然后展昭包包就都完全不知情。包包和螃蟹相见之后开开心心回来,张龙赵虎俩人就照顾他睡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先生自己咽下情绪一切如常……

我觉得这是最不ooc的也是最酸爽的一种了😂

评论(3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