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策包]短小的校园AU

包策/策包无差
上午背法史时候开的脑洞
以及论有一个每天早起去和男朋友约饭的室友而自己同样早起只能刷手机吃早饭也没人陪自习是怎样的感受
缺爱😭😭😭
求大人和先生保佑我16号的法制史考试orz
---------

早晨六点半,整个校园沉浸在将亮未亮的晨曦之中,宿舍楼某寝室里,不知是谁的闹钟率先响了起来。包拯一骨碌身坐起,以最快的速度爬下床关了那闹钟,然后看了看自己的三个睡得踏实的室友松了一口气。他轻手轻脚地穿衣洗漱,收拾好电脑和书本,背上书包走出寝室,轻轻锁上了门。

这个时间食堂里没有什么人,包拯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惯常位置上的公孙策,后者正低着头,想必又是在上网看晨间新闻。包拯走过去一边放下书包一边打着招呼:“早上好啊公孙。”

公孙策抬起头来回应了一句:“早啊希仁。”然后他把手机放进衣兜,掏出校园卡站起身来,和包拯一起去窗口买饭。少顷,只见包拯端着两碗粥小心翼翼走在前面,公孙策一手端着一盘包子鸡蛋一手拿着两双筷子两个勺子走在后面,两人放好手上的东西双双落座。

“今天又有什么消息啊?”包拯搅了搅冒着热气的南瓜粥,先放下勺子剥着鸡蛋。

公孙策摇摇头说:“没什么大事儿。南新罗和北新罗谈判第一阶段开始了,国子监发声明辟了新教材的谣,汉东大学副校长辞职,还有微博上爆料若雨最近生病是因为养蛊虫反噬。”
包拯听到最后一句忍不住呛了一下:“养蛊虫?别逗了,现在谁还信那个呀?这娱乐圈是要变身宫斗圈了吗?”

公孙策不置可否地耸耸肩,接过包拯剥好的鸡蛋安安静静吃起了早饭。

*

因着图书馆里供暖不好,身边人又怕冷,包拯就不怎么在图书馆里自习,大多和公孙策一起去教学楼里找个空教室——眼下考试周更是如此。包拯拿两个人的水杯去水房打了热水回来,就看到公孙已经摊开了法制史的教材。他脸上挂上平日里那没皮没脸的笑,捅了捅看书的公孙策问:“公孙,你知道名词解释的范围是啥吗?”

公孙策把目光从书上挪开瞥了包拯一下说:“老师不是发在网上了嘛。”

“啊?啥时候发的?”

“前天。”

“哦哦哦!”包拯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又接着问:“那~公孙你是不是已经,整理好知识点了呀?借我看一看呗~”

公孙策这才舍得真正抬起头来,嫌弃地白了包拯一眼,还是拿出笔记本翻开递给了包拯。后者在内心双手叉腰狂笑了两声,面上却不敢造次,乖乖地背了起来。

然而包拯又怎么能严肃过一秒呢?没多一会,就见他掏出手机刷起了朋友圈。公孙策敲敲桌面:“包希仁,你这是背完了吗?不背把笔记还我。”

“诶呀呀呀公孙,你看我过目不忘已经差不多背下来了这不是休息一下嘛!你要不信,你考我呀!”

公孙策也知包拯的确记忆力超群,想了想后问道:“那你说十恶的第五个是什么?”

“五为不道,包括杀一家非死罪三人,肢解人还有……emm……欸公孙你别打别打,我看一眼!哦哦哦!还有畜造蛊毒厌魅!欸?!”

包拯突然起疑,公孙策不知为何,凑过身子来看。只见包拯指着自己笔记中“畜造蛊毒厌魅”那一行说:“这个是必须用蛊毒或者厌魅谋害他人才算的吗?那用在自己身上呢?”

公孙策一下子联想到了早上说起的若雨,也不禁觉得有趣,拿过桌上的书翻了起来,包拯则打开电脑查找老师讲课的PPT。

---The end---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