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立心

网剧背景,包策/策包无差
中间有词汇穿越什么的……大家见谅
啊……其实看不出什么感情线来…趴…但是就是倔强地想打包策tag

---------

临近春节,汴京城里一片太平,不仅人命重案一概没有发生,就连平日里波云诡谲一刻不停的权力纷争也因襄阳王不在京城而暂时平息了几分。又由于百姓不会在这个时候因为一些小事闹上公堂,所以开封府里还没告假回家的留守人员每天就在包拯的安排下配合尚书省为正月里一系列新年活动做做准备,在公孙策的吩咐下张罗张罗府里过年的事务。至于那越接近年末越活动猖獗的小贼们,开封府编外人员的带队人卢方早就主动请缨,该抓的抓该罚的罚,应该教训的教训一顿——凭他陷空岛的江湖威名,不出几日就把汴京城里的犯罪个人和犯罪团伙清肃一空。

包拯却有些担心,一是怕那几位大爷下手没个轻重,闹出些事端不好收场;二是觉得这本属开封府分内之事,这样交出去不闻不问是不是过于草率。

“学生倒觉得,这些飞贼可算作江湖之人,就交给卢岛主用江湖手段处理也未尝不可。学生这几日上街,向些路人摊贩们问过,几位义士下手极有分寸,就算从官府的角度看也并无什么失当之处。大人尽管宽心便是。”

包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神色间却仍有些犹疑。亲近如公孙策,这次也有些猜不透包拯的心思,于是开口问道:“大人在想什么?”

“本府是想,京城的飞贼肃清了,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中的一部分流窜去了附近的县上?那些惯犯被打了板子关进了大牢,那等春节过去他们被放出来,是不是还要继续犯案?说到底为什么每年一到腊月就有这么多小贼啊?”

公孙策略略皱起眉,仔细打量自家大人良久,而后直截了当地问:“大人你,究竟想说什么?”

包拯闻言抬起眼来也去看公孙策,片刻后有些自嘲又有些欣慰地笑了一下:“果然瞒不过先生。我只是觉得,他们中的很多人其实也只是生计所迫,不得已为之,可谓可怜;可是去偷普通百姓辛辛苦苦得来的银钱,又可谓可恨。本府对这可怜与可恨感情上纠结不已,实际上也束手无策,实在愧为一方父母官。”

公孙策默然,竟还分出心来想着自家大人真是不正经则已、一正经起来就揭开现实的遮布搞得这么扎心。

“大人,韩非子曾说,舜之救败也,则是尧有失也,贤舜则去尧之明察,圣尧则去舜之德化,不可两得也。大人以为如何?”

“这话虽枉议圣贤,却也有理有据,至少逻辑上是说得通的。”

“学生却以为,此话不妥。所谓圣贤,并非完满无缺,圣贤自然也有其力所不及之事,韩非子未免太过苛责。周公可为圣,也未曾令管叔蔡叔心悦诚服;孔夫子可为贤,却也陷己身于困厄,遑论仁及他人。圣贤且如此,你我又如何?”

“可是……这并不能……”

“大人……”公孙策柔声打断了他:“学生知道大人心里想着的是黎民百姓,是清明的大同之境,学生又何尝不是。只是为官多年,大人应该知道,这世上太多不如人意,与其纠结于此,何不在其他事情上多花些精神啊。”

包拯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半年之前,他和公孙策一起,坐上离开陈州的马车,书生清隽而有力的话语回响起来。

“为官者,重在有一颗为天地的立心,为百姓立命的初心,并且终身不懈地为之努力。”

听包拯喃喃自语出这句话,公孙策笑了:“大人倒还记得清楚。”

“如何不清楚。”包拯精神一振,瞬时嬉皮笑脸起来,冲面前的书生说:“先生的话,句句都是金玉良言啊;先生所言,本府铭记于心、言犹在耳、铭感五……”

“停停停!行了你。学生今晚枉议了先贤,大人还是忘了的好。”
 
——The End——

emm本来是想写春节系列的第二篇来着,因为觉得场景太单薄就想加点前戏,结果一加就停不下来,顺着思路独立成篇了……
考完试顿时文思枯竭写起来吭哧瘪肚我也很无奈啊……码字效率极其低下orz…但是我不会爬墙的!
我觉得,先生宽慰大人的这个说法,隐含着的意思是大人纠结的这个问题其实解决不了。嗯我知道这样处理其实很草率but我也是想不出什么治标又治本的好办法来……那个时代是,当今时代也是。所以啊,gn们你们谁有相关的想法什么的~欢迎评论留言昂~(才不是想要多一点评论呢顶锅盖逃走)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