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清末AU]箫心剑气一梦深(1)

cp包策,时代背景为清末,以1884~1912年为主
杂糅多版本人物形象,受开封奇谈网剧影响大
文风古怪而多变,由于剧情需要篡改部分历史
欢迎讨论与批评指正,不接受无脑拍砖
不喜勿吃

*********

第一部分

第一章

光绪十年的春天,随着清军在越南战场上的节节败退,军机处里正在进行一场悄无声息的大换血,恭亲王奕䜣因“办事不力”获罪,军机处大权转移到弈譞手中。但这些上层权力的风云变幻没有在民间引起多大的波动,也并没有影响到大病初愈的刑部侍郎薛允升。

此刻,薛允升正坐在京城一户人家里与一位少年交谈。那少年身长五尺半有余,正值舞勺之年却身着长衫,素净的白橡色和栗色衬得他面如冠玉,目朗眉清。薛允升看得出面前的小公子年未弱冠,举止之间却自有一番不俗的气度,言谈中流露出属于少年的朝气热忱又不失分寸,不由得在心中暗暗赞叹。

这一老一少相谈正欢,突然从门外走进一中年男子,面容与那少年有七八分相似,刚一进屋就朝主位上的薛允升长揖一礼,口中说着:“草民出诊归迟,让薛大人久等。犬子少不成器,如有冲撞之处还请大人宽宥。”那少年也十分配合地向薛允升作揖。

薛允升连忙起身还礼:“不敢当不敢当。先生妙手回春,于老夫有恩;令郎天资聪颖,举止周全,老夫正喜欢得紧。”

宾主寒暄两句,分上下首各自落座,公孙策给二人奉茶后站在父亲身侧作陪。公孙真先为薛允升诊了诊脉,而后嘱咐:“大人的病已经大好了,只是日后饮食需有节制,重油重色、辛辣刺激之物还请一概少食。”

薛允升一一记下之后,又忍不住把目光往那公孙策身上转,而后又对公孙真说:“公孙先生,老夫有个不情之请。”

“大人请讲。”

“令郎通熟六艺,气度不凡。方才老夫与他交谈,发觉他于刑名一道颇为熟稔,由此更是喜爱。不知先生可愿将令郎留在老夫身边,出入刑部,许能做个候补郎中,改日科举也有照应。”

“这……”公孙真有些犹豫:“大人肯垂青眼,在下自然感激不尽。只是敝府祖训,公孙家子孙不得科考并不得入朝为官,怕是不得不辜负大人美意……”

薛允升听闻“祖训”二字,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不住地遗憾。不料这时,公孙策突然从一侧走出来:“父亲,请听孩儿一言。”公孙真对公孙策一向疼爱有加,又知自家独子聪明懂事有主见,便点了点头。

“薛大人大病初愈,还需悉心调养,孩儿跟随父亲习医多年,若跟随大人左右,正可随时看顾,此其一。父亲知道孩儿醉心刑名,在薛大人身边可向刑部诸位大人讨教,也可与书本相互印证,此其二。孩儿无心仕途,不习制文,出入刑部亦于科考无益;况父亲深知孩儿愚钝,即使略通刑名也至多做一刀笔小吏,难登仕途,并不违背先祖遗训,此其三。”

说到这里,公孙策偷偷抬头看了一眼父亲的脸色,发现对方并没有要动怒的迹象,才大着胆子继续说下去:“其四者……不知父亲是否看过了近两日的《申报》……?”

公孙家家风向来开明,公孙真听闻公孙策所述前半段时也觉有理,还莫名生出一种“儿大不中留”的感慨。只是听了公孙策的最后一句话后,公孙真心底一震,直向面前少年的眼中看去,却看到一派清明与诚挚。他不自觉地叹息一声,朝公孙策抬了抬手:“也罢,也罢,既然你这么想,就赶快谢过薛大人不弃吧。”

公孙策闻言喜上眉梢,再次恭恭敬敬向薛允升行礼道谢。薛允升不知这父子二人打的什么哑谜,也不多在意,只受了公孙策这一礼,心知日后便是师生之谊了。

*
 
碍于自己刑部侍郎的身份,薛允升并不能真正做公孙策的师傅,而是要公孙策称他为伯父。此时的薛允升便知公孙策如此芝兰之姿,必然家世不凡;然而直到他与公孙策感情日笃,与公孙真也结成忘年之交时,才得以了解了公孙家的陈年往事。

且说这公孙家族在二百多年之前并不姓公孙,却也是赫赫有名的仕宦世家,前朝多位辅弼名臣都是其世家子侄。天启、崇祯年间,公孙家先人厌倦了无休止的党(hx)争,也洞明了大明王(hx)朝覆(hx)灭的结局;后又因不愿为外族所用,举家搬迁到与中都凤阳临近的庐州府,并取“簪缨之后”之意改姓公孙,从此传习诗书却不再科举登仕。为避免卷入文(hx)字(hx)狱以及政(hx)治裹(hx)挟中,公孙家族的后代处世极为低调,刻意回避先人的名号与经历,人丁也逐渐稀薄,前朝的威名在公孙真、公孙策这几代中已经不太为子侄详知。也正因为如此,公孙家家风开明,一般不会对年轻人加以干预。公孙策的先大祖父钟情于医术,其后两代便也悬壶济世,公孙真的医术更是在庐州与京城两地都小有名气。公孙策是公孙真独子,天资聪颖,格外得到父亲的宠爱,在医术上也颇得其父真传。十五岁失恃后,公孙策随父进京定居,继续致力于喜爱的刑名之学,有时也帮父亲迎来送往、断脉坐堂。又两年之后,刑部侍郎薛允升身患奇疾,遍延郎中均束手无策,公孙真则险用猛药救回薛允升性命。[1]后者痊愈之后登门致谢,这才偶遇公孙策,在刑部引出一段慧眼识人的佳话,也彻彻底底地改变了公孙策的一生。

---tbc---

[1]薛允升确有其人,但生病这段是私设

------

第二章开头包包就出场啦~~
然而不知道第二章什么时候能写出来
顶锅盖逃走

一个群宣🌷🌷

网剧开封奇谈包策同好群建好啦~喜欢包策的胖友一起来玩儿啊

群号:689635554
cp包策不逆不拆,欢迎来这里分享脑洞勾搭太太w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