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清末AU]箫心剑气一梦深(4)

cp包策,时代背景为清末,以1884~1912年为主
杂糅多版本人物形象,受开封奇谈网剧影响大
文风古怪而多变,由于剧情需要篡改部分历史
欢迎讨论与批评指正,不接受无脑拍砖
不喜勿吃

*********

第二部分

第四章

光绪二十年,冬日里的一天傍晚,京城薛府上下一片缟素,前来吊丧的达官显贵正渐渐散去。远道而来的济南知府包拯[1]身着素衣,风尘仆仆地走进薛府,迎面碰上了往外送客的赵舒翘。

“赵兄,包拯来迟了……”

“啊,包贤弟。”赵舒翘见到包拯略显意外,睁大了微红的双眼,“包贤弟说的哪里话,贤弟能来吊唁,愚兄替舅父谢过了。”说着抬手把包拯往院落里请。

“赵兄言重。小弟虽只在刑部供职三年,但承蒙薛大人照顾和器重。只是济南府上诸事繁忙,小弟明日便要赶回,不能在此尽心……”

“贤弟身边缺一主事之人,自然繁忙。”

二人说着进了灵堂,包拯恭恭敬敬拜过,只见满目哀戚也不免动容。正在此时,从内堂转出一年轻人吸引了包拯的注意力。那人同样一身缟素,双目发红,面上略显憔悴却掩不住通身气度。只此一眼,包拯却觉得连魂魄都颤栗了起来,好似命中注定一般立时就想与此人相识。不料那人完全没注意到他,径直朝赵舒翘走去。

“小赵师兄。”公孙策本以为灵堂之中没有外人,换上了少时的亲昵称呼,“浚大哥[2]叫您进去歇歇呢,这里我来就好。”话音未落,他顺着赵舒翘的示意偏了偏目光,这才看到呆立在一旁的陌生人。赵舒翘连忙介绍二人认识。

“草民公孙策,见过包大人。适才失礼,大人见谅。”

“不敢不敢。包某出身刑部,久仰公孙兄大名,今日得见乃三生有幸。”

两人各自见礼,直起身子后对上彼此目光,一时间都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只觉心中莫名的安稳。

“咳……”赵舒翘没来由的浑身不自在起来,“若赵某没记错,束竹应是同治六年生人,年纪比包贤弟要小上一些。”

“哦哦!”包拯有点不知所措,“是包某唐突了,足下勿怪。”

公孙策心下有些好笑,却只抿了抿嘴角,侧身让开道路,目送着赵舒翘和包拯一起进了内堂。

赵舒翘先去给舅母和表哥问安并说明了情况,而后给包拯安排了住处。包拯谢过后又询问起公孙策的事情:“方才那公孙公子自称‘草民’,赵兄可知他近况?”

赵舒翘听他询问,忽地心生一念,忙回答道:“束竹说他在庐州拜了朱兆贞先生为师,半月前朱先生辞馆南下,束竹接到愚兄书信便封了老宅进京,如今也是孑然一身,不知下一步往何处去。怎么?包贤弟有什么想法?”

“赵兄也说小弟身边缺一主事之人,那公孙公子无心仕途的样子……赵兄觉得小弟若延揽他做入幕之宾,能有几分把握?”

赵舒翘心想果不出所料,便勾了勾唇角:“愚兄现下就去探探口风,贤弟莫急。”

*
 
当晚亥时刚过,包拯正拿着书本胡思乱想,忽听外间有人敲门。他起身开门,见是公孙策连忙将人请入。

“包大人。”公孙策见过礼后抢先开口,“大人之意赵大人已向在下说明,在下前来叨扰是想询问大人几件事。”

“公子请说,包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大人做济南知府几年了?”

“一年有余。”

“大人在济南府官声如何?”

“咳咳……本府觉得还不错啦,嗯,不过肯定还有许多没有为百姓做到的地方。”

“大人府上可有师爷与主簿?”

“没有……他们都辞职了。”

“为何辞职?”

“………………他们说本府……又穷又不着调……”

“最后一个问题。”

“……啊哈……?公子请讲。”

“大人究竟为何要延揽在下?换言之,包大人对在下有什么要求?”

“我说了你不要笑话我……”不知为何,包拯有着一肚子仰慕与志向说不出口,思绪却飘回四年辞别赵舒翘的那场宴席,想到同僚说他与公孙策二人堪为绝配,想到摩挲着酒杯心生遗憾的自己,定了定神开口道:“我希望……每个来到我身边的人,不管最初是否合得来……最后能成为朋友,永远都在一起……那样就好了……”

多年之后,有人问起公孙策,为何一身大才却拒绝更好的东家只追随包拯左右。包拯也询问着相同的问题:“可是因为先生不愿科举,做我的主簿能够报国报民实现胸中抱负啊?”

公孙策白了自家大人一眼,毫不留情地泼下冷水:“延揽学生的那些东家,个个都比大人更方便学生[3]报国报民实现抱负。”

“那究竟是为什么?”

公孙策笑而不语。他当然不会告诉包拯,他的家世背景敏感,自小随父母低调处事,不与同龄人结交。少年失恃,异乡失怙,刚出父丧又闻薛伯父哀讯,恩师突然告辞……他孑然一身,前路茫茫,恰闻包拯一句“成为朋友,永远都在一起”,如何不动心![4]
 
*

第二天一早,包拯向赵舒翘告辞,先行回了济南府。公孙策则留在京城,帮薛府料理过丧事又守了七七过后才打点行囊奔赴济南。一路上他着意打听百姓对这位新来的年轻知府的评价,越发觉得自己没有选错人。不料刚到府衙门口,就见包拯同一粉衣男子正毫无形象地争吵,还有一红衣侠客面无表情地负剑站在一旁,顿觉有些头大。包拯吵着吵着,忽然看见公孙策,连忙跑下台阶去迎。似乎想要掩饰自己的失态,包拯一边恨恨瞪了那粉衣男子一眼,一边给公孙策介绍:“啊哈哈公孙先生你来啦,这位是威海卫兵备道道台庞籍庞大人[5],主要帮李鸿章大人和盛宣怀大人筹办北洋水师和山东省的洋务,人送外号死螃蟹。”

“死包子你…!公孙先生,久仰大名,庞某这厢有礼了。”

“不敢当不敢当,见过庞大人。”公孙策嘴角微抽,忍住吐槽和打人的冲动,“这位侠客是……?”

“哦,他叫展昭,武艺十分高强,江湖人称南侠,常来帮忙保护府衙管管治安什么的。”

“展大侠,在下有礼了。”

展昭微微欠身回礼,而后继续一脸面瘫样地立着。只因包拯做刑部主事时,曾复核一起地方案件,找出了杀害展昭兄长展俊的真凶[6],展昭感激之余,决心追随包拯,便从京城一直跟到了济南府。公孙策已听赵舒翘讲过这段公案,此时见到展昭本人,心下不禁感叹自家大人倒也有几分本事与魅力。包拯与庞籍不好再吵,便拉着展昭一并陪公孙策进了府衙大门,帮他安置了下来。

---tbc---

[1]私设包拯于光绪十九年秋第一次参加京察后就得到外放,这已经平步青云到不符合惯例了。事实上,光绪十九年刑部外放的是苦熬刑曹三十年的沈家本,在此向沈老前辈致歉orz。

[2]根据清史稿记载,薛允升之子名叫薛浚,光绪六年进士,官至礼部郎中。另,我对古人丧葬仪俗毫无研究,更不知道清朝官员去世后是怎么回事…啊大家就看看就行了,如果哪位gn懂这方面知识请不吝赐教!!

[3]按道理策策没有功名不应该自称学生,但是为了行文舒服和圈里习惯,就酱紫吧~

[4]需要解释一下,个人认为包策二人最核心的是为国为民的赤子之心,相互补足彼此成全。问策策为何追随大人,首先必然是“仰慕大人高义”。所以写这里我纠结了,但最后还是贴着漫画去写,强调了情感上的原因。但是这个情感原因需要默认首先是在三观相同基础上的,策策也先问了包子的官声才做考虑。

[5]兵备道道台确有其职,但是威海卫兵备道道台是我的私设,总之螃蟹的身份就是个买办,还是李中堂比较心腹的那种(足够信任才能派来管北洋水师这块)。另外,庞籍和展昭大概戏份不会很多,小白的话…我尽量让他露个脸😂

[6]借用少包一设定。

------

全场MVP赵舒翘!
包策俩人终于凑到一起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薛大人这条线就结束了,赵大人的戏份也基本上结束了,不过后面他应该还有一处很重要的推动情节发展,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安排他正面出场[你先写到那里再说吧×
第五章大概会迟些更,因为我春节系列的和群里联文都还没写(完)😂

评论(1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