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廿三-灶糖

戊戌春节预热系列·第一篇
cp包策包无差,开封奇谈网剧背景
一家三口日常x

*****

腊月二十三的上午,一顶素色小轿从皇宫方向缓缓而来,穿过临近春节的繁华街市。轿旁行走着一红衣侍卫,帅气而严肃的面庞点燃了周遭一众少女的春心。突然,轿帘被从里面悄悄掀开一条缝,一张白净的脸露了出来。

“展护卫,展护卫!”包拯转动眼珠,左右看了看:“展护卫,前面在栖霞馆停一下!”

“大人。”展昭回过头来,似乎想劝阻一下:“公孙先生吩咐过,御前一散就立刻接大人回府,今天要拜灶王爷。”

“不不不,我不在栖霞馆耽搁,我就给……我就给……”

展昭吩咐其他人停了轿子,转过身来盯着包拯,等着他把话说完。

包拯对着面前切开黑的侍卫暗自磨了磨牙,心想长痛不如短痛,索性道:“我就给静儿送个新岁的贺礼!你你你不许告诉公孙先生,事后本府请你一顿烤鱼!”

展昭歪了歪头作思索状:“原来大人前日花五两银子买的新品香粉是要送给苏姑娘的。”

喂!一口气说了这么长的话你人设崩了你知道吗!

“两顿烤鱼!”

“大人快去快回。”

包拯气呼呼地瞪了展昭一眼后出了轿子,三两步走进栖霞馆,把礼物交给静儿。寒暄片刻后,包拯向静儿告辞,开开心心回到轿中,又开开心心回了开封府。
 
公孙策一早准备好了祭拜灶神的一应物品,正在惯常的位子上看书。看到包拯进来,他放下书正想询问为何晚了两刻钟,却突然发现对方通身上下写着“美滋滋”三个大字,便挑了挑眉问:“大人,今日遇着了什么好事儿啊?”

包拯一时间没设防,顺嘴答道:“刚才静……京——城的百姓们祝本府小年快乐,本府真的是好~开心呀!”

“哼!”公孙策冷哼一声。展昭刚好走进来,听到这一声,又看到公孙策突然向他转来拷问般的冷冽视线,不由得一个哆嗦,下意识就要开口。包拯连忙蹦起来,说时迟那时快地从桌上抓了一把什么塞进了展昭的嘴里,而后才后知后觉出那是今日新摆出来的灶糖。

展昭被突如其来的一嘴糖块呛了一下,费力地嚼着。公孙策给展昭倒了杯茶打趣道:“学生又不是玉皇大帝,大人何必用灶糖去糊展护卫的嘴呢?”说完用力拍了拍包拯的肩膀,心情颇好地悠悠而去。

“咳……”展昭终于咽下了嘴里所有的糖,清了清嗓子冲着包拯说:“展某也不喜欢灶糖。展某喜欢鱼。”

“我真是……”包拯瞪大了眼睛,刚想学着公孙策的语气教训展昭一顿,就听见自家先生的声音飘了过来:“你们两个快点过来,不要误了时辰!”

“哦!”

“哦!”
 
*
 
拜过灶神、吃过午饭,包拯被叫去礼部商讨正月祭天之事了,公孙策继续在小书房算账。他晃晃金算盘把算珠归位,用指节敲了敲账簿末尾那五两银子的缺,先是叹了口气,而后面上竟渐渐浮出点笑来,直教进来通报的王朝一时间看晃了眼。
 
 包拯和礼部尚书在政事堂用过晚饭,回府时早已过掌灯时分。由于临近春节,许多衙役已经告假回家,开封府里一半屋子都是黑着的。包拯还没走进夫子院就远远地看见书房里通明的灯火和一个瘦削的影子,在大片的黑暗中叫人安心。他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进去,看到自家先生看起来有些疲倦地垂着头,手中书卷半卷,不知正神游何方。

“先生!”包拯叫了公孙策一声,坐下来给两人各倒了一杯茶。公孙策惊觉,接过茶来收了收神,不问包拯祭天之事商议如何,倒先问他:“大人,学生适才房中算账,发现账上出了五两银子的缺,大人可知是怎么回事啊?”

包拯喝茶的动作猛然顿住,心里却飞快的盘算起来。他这五两银子是平日零零碎碎攒下的,香粉是前日拜访范大人回府时顺路买的,唯一知情的展昭今日一直和自己在一起,想必……

“欸……本府不知道啊,先生是不是算错了。没关系没关系,这一年下来,府里人多账杂,差几两银子什么的不是什么事儿,先生就莫要计较啦。”

“哦,是吗?学生就是白问一句,大人不清楚就算了。对了,今天下午大人走后,静儿姑娘来访,送来了新年的贺礼,说是上午大人走得急,没来得及拿上;还说她很喜欢大人送的香粉,请学生代为致谢。”

“啊呀静儿怎么这么客气,不过是一盒香……粉……?!”

公孙策“哗啦”一下从袖子里抖出算盘,包拯一个激灵,下意识地举手护头,却见公孙策轻轻放下算盘,打开了一旁的一个锦盒,锦盒里放着一条腰带和两个荷包。包拯先拿起那条黑色腰带,细细看着上面银线绣出的花纹,不由得夸起这腰带端庄又大气。

公孙策心下也赞叹静儿的心灵手巧:“这是静儿姑娘亲手绣的——”

“哇!静儿居然为我亲手做腰带!静儿我爱你!”

“——送给展护卫做礼物。”

…… ……

包拯心里的小火花被一盆冷水兜头浇下。他悻悻地放回了腰带,又拿起那两个荷包。一个荷包通体黑色,上用石青色绣着一只小小的獬豸;另一个是淡淡的月白色,上绣几株松绿色的劲竹。两个荷包除了颜色和图案不同外,大小样式等全都一模一样。包拯越看越喜欢,一手拿一个举到远处问公孙策:“先生你看!这两个是不是一对儿的?等过年我就换上,先生你也换上吧!”

公孙策端详着那神兽和青竹,不由得想起了下午静儿对自己说的话:先生与包大人相识多年,是彼此的良师益友,互相扶持、为民请命;静儿很羡慕这样的感情,故而做了两个一样的香袋,公孙先生请别见怪……

他觉得自己的嘴角不受控制地向上翘了翘,然后眼光流转,看着一脸期待的包大人说:“不必了吧,静儿姑娘的绣品如此珍贵,学生就不夺人所爱,大人何不自己留着?”
 
 ——The End——

评论(1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