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廿四-节礼

戊戌春节预热系列·第二篇
cp包策包无差,开封奇谈网剧背景
第一篇

*****

腊月廿四的清晨,包拯心里惦念着朝会,早早就醒了过来。昨晚他与公孙策抵足而眠,两人絮絮交谈到很晚,又兼昨日拜灶神折腾了小半日有些劳累,公孙策难得比包拯醒得要晚。包拯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下床穿衣,不想还是惊醒了身边人。

“大人……”公孙策眼睛将睁未睁,侧过身子把空出的一半被子抱进怀里,“几时了?”

“快到辰时了。先生不多睡一会儿?”[1]

正说着,公孙策已经睁开眼坐起了身来。包拯怕人着凉,赶快递过外衣去。两人一起穿戴梳洗完毕,包拯匆匆用了早饭便去上朝了。

*

包拯走后约莫一个时辰,有衙役报三司使王佐尧[2]来访。公孙策吃了一惊,接过拜帖细细看过,而后连忙起身跑到门房将王佐尧请进开封府的正厅。不成想王佐尧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厮,手中各提着一个箱子也跟了进去。公孙策不好说什么却是暗暗心惊。

“王大人。”公孙策将王佐尧请到上首坐好,看着两个小厮放下手中的箱子,开口问道:“大人为何没去上朝却来了我开封府?此物又是何意?”

“本官偶感风寒,不宜面圣;想着临近年关来看望包大人,不巧他不在府上。这是本官的一点心意,麻烦公孙先生代包大人收下。”王佐尧毫无顾忌地说着,嘴上尊敬,面上却流露出几分不屑。

公孙策听着王佐尧漏洞百出的话,心知这是趁大人不在府中来上门找事的,暗自咬了咬牙道:“王大人这是哪里的话,我家大人有幸与王大人同朝为官,感情甚笃,怎好让大人破费。大人体恤之心,学生必为我家大人带到,这礼品大人还是带回去吧。”

“欸……公孙先生这就不对了。本官来看望包大人,备下微薄之礼又怎好收回。若是让满朝文武知道,岂不是我王佐尧善财难舍。”

公孙策深吸一口气打起十二分精神来继续推辞:“王大人此话差矣。大人也应听闻,我家大人脾性古怪,从不参与迎来送往之事。大人将礼品带回,物尽其用,既成全我开封府惯例,又免于结党营私之嫌,如此岂不美哉?学生事后向包大人说明,改日必定登门致谢。”

王佐尧不耐烦地叹了口气,皱了皱眉头:“公孙先生是在暗指本官结党营私吗?本官倒要先问一问,本官与包大人同僚相交,你公孙策是何身份在此同本官支吾?”

公孙策面上一凛,刚要开口辩解却又被王佐尧抢了先:“哦哦,本官倒是忘了公孙先生一向骄矜得很啊。听闻包大人平日处处受府上主簿管束?又听闻在陈州先生直接抢了包大人的钦差身份?真不知包大人为何要留用这样的主簿。”王佐尧得意洋洋地说着,而眼珠一转又接着补充,“啊,本官晓得了,公孙先生是从端州跟到开封府的不是?此可谓‘娶时贱后贵’,乃三不去之一[3]。原来包大人竟是在顾忌这个吗?!”

公孙策原还能克制住情绪尽量保持平静,听到“三不去”一句时只觉气血冲脑,“腾”地站起身来。幸而,他还有理智,没有直接掏出算盘,而是拱手反驳:“王大人请自重,公孙策虽是刀笔小吏,却也有功名在身,容不得大人如此折辱。再者,学生做开封府主簿乃蒙包大人不弃,如何打理阖府上下,非大人可以置喙;学生孑然一身,包大人有何不满但可直言无妨,想来也无需王大人在此打抱不平。若有一天遭包大人厌弃,公孙策谢罪去职无话可说;只是今日我公孙策仍是开封府主簿,现下就不得不委屈王大人大驾与学生交谈……”

“公孙先生此言差矣。”公孙策话音未落,就见一个奇高身影迈步走进正厅,不是包拯又是何人。包拯身着官服,面上带着严肃,竟直接忽略了王佐尧,一字一句对公孙策说:“本府食君之禄为君分忧,上至朝堂捭阖,下至百姓纠纷,均乃挂心之公事;先生则主事府衙,人事钱谷无不经手,本府起居及内外细末之节也无不仰仗先生。公孙先生补本府力之不逮,才保全包拯不为琐事所扰一心上报皇恩。先生是本府良师益友,说与本府如同一人也不为过,又怎会遭本府厌弃——”

“……包拯!”

“——王大人!本府与自家主簿交待公事,还请大人莫要插手。今日之事,并此后迎来送往之礼,当由先生全权决断,本府无可置喙。”

公孙策见包拯回府,定了定神,顿时心生一念,行礼谢过包拯之后转身又朝向王佐尧:“王大人,包大人蒙受皇恩,执掌开封,大人则久居开封;开封府收下此礼,纵无结党营私之口实,也未免有受所监临[4]之嫌,望大人体谅。”

王佐尧先是被包拯打断,又被公孙策拿话堵住,不免又急又怒:“你!本官贵为计相,官职远高于小小开封府尹,如何受你监临?!”

公孙策却不去理会,反而提高了声音:“王大人!公孙策受包大人信任如斯,诚惶诚恐,更不敢私受监临陷大人于不义,请王大人成全!展护卫,送客!”

展昭早就在门外守候,听到召唤立刻带王马张赵四人走进正厅。他示意四人把那两个箱子提起走出,自己则来到到王佐尧身边彬彬有礼地欠身抬手:“王大人,请。”

*

王佐尧负气走后,公孙策有些脱力地坐回到椅子上,双手仍然微微发抖。包拯也松了一口气,上前握住自家先生的手。他不知道王佐尧之前说了些什么,只能绞尽脑汁想着安抚公孙策的办法。

“公孙先生,我就问你一句话,刚才你们家大人帅不帅。”

公孙策瞥了一眼包拯,明白他的心思,心中一暖也安定了下来,却仍有些提不起兴致,只淡淡应了一声:“哦。”

包拯眼珠一转,又心生一念:“先生和你说件事,刚才朝会上吏部张大人说……”

………………

“啊啊啊救命啊!!展护卫快来救——!!额啊啊……!!!”

欲知吏部张大人所言何事,请见明日分解。

——The End——

[1]并不知道北宋上朝的频率和时间,此为胡编大家别信~

[2]王佐尧此人为原创且有私设,具体请参考拙作奇谈

[3]“三不去”是古代对男子休妻的限制。《唐律疏议·户婚律》具体规定为“三不去者,谓一经持舅姑之丧,二娶时贱后贵,三有所取无所归。而出之者,杖一百并追还合”

[4]“受所监临”是古代“六赃”罪名之五,意思是监临官(地方官)接受管辖区域内百姓的财物。然而这种开封府尹接受京官的财物算不算受所监临我也不知道,不过觉得这里策策略有些强词夺理

-------
以前写过一篇93版的关于大人不在家有人来送礼的同人,这次想到这个梗想试试同样的情景,放在网剧这两只的身上,不同的设定和人物形象会有如何不同的结果~
第一次用电脑发文感觉以前错过了好多好玩的功能
沉迷超链接不可自拔
但是电脑上的编辑页面真的好难受啊…… 

评论(19)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