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廿五-晚归

戊戌春节预热系列·第三篇
cp包策包无差,开封奇谈网剧背景
第一篇  第二篇

*****

申时刚过,公孙策准时推开了书房的房门,手中拿着厚厚一本卷宗。包拯本在低头写着什么,听到声音抬头,看清来人后立刻起身相迎。

“先生整理完了?”

“整理完了!学生说过今日午后完成就能完成。现下还有一日,大人也不必太着急。”

包拯接过卷宗,低低应了一声,看到自家先生面上掩饰不住的倦色,蓦地生出一种把对方拥入怀中的冲动。他眨了眨眼压下奇妙的心思问道:“先生还有什么事要做吗?不如在这休——”

“哦,学生要去成衣铺看看展护卫他们的新衣。”公孙策扶着脖颈活动着颈椎答道,完全没注意到包拯后面那半句话。

“……不就是新衣嘛没什么好看的,那成衣铺年年给咱们做新衣先生有什么不放心的。”

“嗯。”公孙策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那学生去药铺把明年的订单送过去。”

“……叫王朝马汉去送不行吗?”

“王朝马汉不懂草药说不明白的,学生还是……大人你有什么事吗?”

包拯刚要开口,突然想到若是自己提及休息,公孙又要逞强硬撑,连忙扬了扬手上的卷宗改口道:“本府是觉得……这么多东西我肯定有很多看不懂的记不清的,还得随时向先生讨教。”

公孙策无奈地撇了撇嘴,还没来得及出言反驳就又被包拯抢言道:“欸呀欸呀先生,我很快就写好的,你就在这看看书,也当休息休息。都熬了两天了。”

公孙策心下一动,由着包拯把他拉到书案一旁的小塌上还往他手中塞了一本书。他把身子往被子上一歪,翻开书示意包拯去忙。包拯这才老老实实坐回去皱着眉写起自己述职的折子。

*

开封府惯例,主簿、师爷、账房、仵作兼大夫的公孙策在每年年初对上一年开封府在刑案、治安、农工等方面的工作成绩以及府上公私账目、人事变动、重大事件等进行集中整理,而后包大人以此为依据撰写自己上一年的年末述职,一式三份分别提交御前、吏部和御史台。只是今年太后还政、襄阳王就藩,小皇帝决心励精图治,秉持着“今年事今年毕”的精神在某天早朝上宣布汴京官员的年末述职一律于腊月廿七之前提交。[1]包拯向来不着调,对这种例行公事稀里糊涂地就忘在了脑后,昨日朝会上经吏部官员提醒才回想起来。公孙策气得不轻,顾忌着算盘的坚强程度才放了自家大人一马。只是生气归生气,教育完包拯的公孙策捋捋算珠还是任劳任怨地赶自己的总结汇报去了,一时间竟有种儿时被塾师罚抄的“生死时速”之感。

包拯早已经写好了折子的开头和结尾,此时翻看着先生“闭关”两个大半天和一整夜写出来的一本卷宗,不时往招底上添几笔。不多时,包拯再转头去看时,公孙策双眼已经阖上,手里的书掉在一边,整个人沉沉地睡了过去。他蹑手蹑脚凑过去,轻轻扶起公孙策的上身想把压在他身下的被子抽出来。刚刚那种奇妙的冲动又浮上心头,包拯给公孙策盖好被子后就势俯下身去,在对方的眉心落下一个吻。身下人传来的温热填上了包拯心里所有的空当,他心满意足地起身坐回到案前奋笔疾书起来。

公孙策是被太监传旨的声音吵醒的。他恍恍惚惚地起身,到院子里和众人一起听了口谕,然后就急忙给包拯找出官服又安排备轿送人进宫。包拯看着他尚未完全清醒还有点犯迷糊的样子,鬼使神差地叫了一声:“先生!”

“嗯?!”公孙策一惊,看向包拯。

“……”

“大人何事?”

“我……我的招底已经写完了,先生有空帮我看看改一改。”

“学生知道了。”

“先生……等我回来,一起吃饭。”

“好。”

*

待小皇帝与宰相韩琦、开封府尹包拯商议完一系列有关襄阳王的事务时早已过了晚膳时分。少年天子微微叹了口气,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头问道:“朕记得,韩卿与包卿是同年?”

“回陛下,臣与包大人俱是天圣五年进士。”

听闻“同年”二字,包拯不由得想到当年同自己争三甲最后一名的庞籍[2],因提到襄阳王而憋闷的心又沉了沉。

“二位卿家留下用过晚膳再走吧。”

包拯心里正难受,又兼与韩琦许久未见,便一口答应了下来,只是隐隐约约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事。

日常的御膳自然不比大型的宫宴;三人心中烦闷,桌上也很安静。很快菜过五味,有宫女奉上餐后的点心和茶水来。这时韩琦向皇上请辞:“陛下恕罪,微臣内子还在家中等候。既然公事已毕,微臣就不在陛下这里叨扰了。”

皇帝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挥了挥示意韩琦自便。这时包拯倏地想起什么,连忙起身:“陛下,微臣也告退了。只是,陛下能否先答应微臣一个不情之请?”

“说。”

“陛下这青梅糕酸甜可口,入口即化,入喉有余甘,臣想带一些回府上……”

皇帝瞪了包拯一眼,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而后对旁边的小太监说:“你去御膳房给包大人装点带走。”

“臣多谢陛下!最好是热的啊!”

*
包拯回到府里,见到张龙赵虎第一句话先问:“公孙先生呢?”

“先生一直在书房里,晚饭也没吃说等大人回来。”

“嘶……”包拯倒吸一口凉气,心里又添了一层愧疚。他拿好还有一丝丝温的食盒小跑到书房,进去便看到公孙策趴在书案上睡着,手边整整齐齐摆着自己的招底、整理过的清样和一式三份的折子。他先把茶壶放到炭火上热着,给公孙策披上披风又把人叫醒。

公孙策喝了杯茶后清醒了些,问包拯御前何事。包拯絮絮讲了,而后打开食盒讨好道:“先生你看,这是你爱吃的青梅糕!还有点热呢!”

公孙策用指尖拈了一小块送进嘴里,瞥了包拯一眼:“陛下留大人用过饭了?”

“啊……哈哈……先生怎么知道的……?”

我还不知道你?公孙策腹诽了一句,因着是宫中留膳也没说什么。包拯忙不迭地扶着人站起来,两人一起朝膳堂走去了。

——The End——

[1]纯系作者胡编乱造

[2]事实上包拯和韩琦同为天圣五年(1027)进士,庞籍则是大中祥符八年(1015)进士

评论(1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