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廿六-菊花茶

戊戌春节预热系列·第四篇
cp包策包无差,开封奇谈网剧背景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

未正时分,阳光柔柔地铺洒下来,给冬日的开封府增添几分暖意。包拯从自己的房间里鬼鬼祟祟探出头来左右看了看,而后蹑手蹑脚钻出来,一溜烟往府衙大门跑去。一路上没有碰到什么人,包拯一面在心中暗喜一面美滋滋地跨过最后一道门槛,不想却迎面碰上了公孙策。

“大人这早晚是要去哪儿啊?”公孙策在王朝钦佩的目光中把修好的灯笼递过去,接过手帕来擦着手,状似随意地说,“今日是开封年度名伶投票的最后一日,大人可要去栖霞馆照看一二?”

“公孙先生……”包拯被说中了心思,顿时蔫了下来,只得讨好道,“公孙先生……开封年度名伶评选一年只有一次,最后一个下午了,府上又没什么公务,你就让我……”

“大人!”公孙策出言打断,把手帕递回给王朝,而后拍着包拯的肩膀,“云梦坊倒闭之后栖霞馆一家独大,静儿姑娘是栖霞馆头牌,前几日大人去应援也看到了姑娘的人气,想来此次年度名伶必是苏姑娘无疑。大人能否收收心,顾一下府上事务了呢?”

“先生!”包拯一把抓过公孙策放在自己肩头的右手捧在心口处,满面严肃地说:“现在可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也是静儿最需要我的时候,我……”

公孙策只觉胸口堵住一团东西,淡淡瞥了包拯一眼,未等他说完便抽回手来,深吸一口气想要冲散胸中块垒,眼神下移也不知看些什么。

包拯被自家先生一个冷淡的眼神定在了原地,看着眼前人微微垂着头散发出一种名为“委屈”的气息。他茫然地四下望了望,看到忙着挂灯笼的马汉和一手拿着手帕一手托着又一个坏灯笼正不知所措的王朝,突然福至心灵,连忙又拉起公孙策的手说:“先生先生我错了,我不去栖霞馆了。先生下午准备忙什么,本府和你一起如何?”

公孙策抬起头来看看包拯的样子,既有点终于被理解的欣慰又有点好像被施舍的兴致缺缺。他盯着高出他一头却像个孩子的人半晌,觉得手上的暖意到底丝丝缕缕传到了心里,松下了口气道:“府上灯笼坏了不少,大人随学生去集市上买灯笼吧。”

*

晚饭过后,公孙策如惯常一般在小书房理事,却觉得今日双眼格外酸涩,不由得撂下笔闭眼歇了歇。想来临近年关,一大家子上上下下的事情都等他亲力亲为,岁末年终种种整理总结逼得他日日点起油灯熬着,前两日还因为包拯那厮记错了deadline不得不通了个宵。油灯光线不好,倒是眼睛先受不住了。他缓缓揉摁着几处穴位,再睁开眼时恰巧看到包拯推门进来,手上还托着茶盘。

“大人何事?”

“先生昨晚不是提起眼睛又酸又干嘛,下午你挑灯笼的时候我去了一趟药铺,买了干菊花回来。嗯……药铺老板说菊花泡水喝可以明目。”说着,包拯放下茶盘倒了两杯出来,一杯递给公孙策,一杯捧在自己手里。

“大人有心了。”公孙策笑笑,抿了一小口表示接受了这份心意。包拯拉过一张凳子坐下来,缩着身子把下巴放在桌面上盯着公孙策,却发现对方除了向杯中吹吹气之外没有其他的举动,不由得开口问道:“先生怎么不喝?是那药铺老板说的不对吗?本府去找他算账。”

公孙策忍住笑意:“张老板说的没错,菊花确有明目功效。只是菊花性微寒,学生又素来脾胃虚寒,不宜饮用菊花茶,大人下次不若买些枸杞子。”

包拯忙不迭点点头。公孙策看着自家大人如同被霜打的大型犬类趴在一边只觉好笑,又补充道:“不过没关系,菊花泡水的热气熏眼,也一样能明目。”

——The End——

哈接下来的几天怕是都要比较短小了~
前半篇的灵感来自于b站上索酒太太上传的策策cut抓小手那一幕的一个弹幕。弹幕姑娘说:先生表示我还需要你呢。特此鸣谢!

评论(2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