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清末AU]箫心剑气一梦深(5)

cp包策,时代背景为清末,以1884~1912年为主
杂糅多版本人物形象,受开封奇谈网剧影响大
文风古怪而多变,由于剧情需要篡改部分历史
欢迎讨论与批评指正,不接受无脑拍砖
不喜勿吃

*********

第二部分

第五章

公孙策在府中休息、熟悉了一日,而后立刻着手接管济南府上的账目、卷宗和一应琐碎事务,让包拯和被找来临时顶替的书吏衙役们都松了一口气。济南府上事务其实并不繁杂:包拯出身刑部又为(hx)官(hx)清正,大大小小的案件处理得当,从前积压的陈(hx)年旧(hx)案也在他上任后的一年多里彻查了不少;已故的巡抚张勤果公[1]在其任内组织修建了黄河的堤坝,又兼本地乡绅组织精细,治(hx)河之事无需济南府费太多心思;济南境内没有兴办什么新式工厂,也没有什么洋务之事需要奔走。故而,公孙策准备好满腹中西才学,却发现眼下最棘手的倒是府上的财务状况。

包拯曾说自己“又穷又不着调”,“不着调”尚需日后慢慢去体会,这“穷”之一字倒是已确证的货真价实——他从不横征强敛,对下属官(hx)吏和士绅商贾的“打(hx)点”一概拒绝,就连名目几乎合法的规费耗羡等也被废除,真可谓两袖清风。公孙策赞叹包拯的清廉与操守,也预见到自己以后怕是根本领不到月钱。幸而山东省拨下的公(hx)款尚能应付府上一应公事的周转,包拯身旁又没有什么仆役门房,一日三餐倒还不成问题……公孙策并不在意身外之物,然而拨弄着府上行将就木的算盘时仍有些抓狂。

但是他现下还无暇替包拯仔细思考理财之道,因为日本正在渤海和山东半岛上步步紧逼。直隶总督李鸿章料定北洋水师在威海卫根据地仍有一场硬仗要打,便指示庞籍和现任巡抚李秉衡借助整个山东省的力量进行兵力调配、后勤保障并努力恢复几个月前战况惨烈的北洋舰队的元气。李秉衡虽已移驻烟台,却仍需借助济南这几百年来府治所在地的便利条件进行公文往来与全省统筹,故而又有许多额外的公务需要包拯公孙策二人经手。二人以大局为重,对此自然无甚怨言,倒是不时路过济南不愿住在驿馆而来府上过夜的庞籍对李秉衡怨气冲天。

“日本(hx)人明显是冲着北洋舰(hx)队来的!你们看看中堂大人调来的兵都驻扎在了哪?炮台!刘公岛!港口附近!再看看他李秉衡在干什么?!他铺了整整三百里的防御线!部队铺得这么散,和不把守有什么区别?到时候日本人打进威海,他们来得及反应吗?!”

包拯与公孙策不了解眼下的战况,听过庞籍的叫嚷后却也明白了二人的分歧所在。包拯一时间被庞籍如此激愤的模样惊住了,公孙策则出言安抚道:“庞大人消消气。日本目标是北洋舰队,也未必一来就直取威海,李大人也是为战局考虑。你此次回京找中堂大人商议,再由御前直接指挥,总不至于不稳妥。都是为了克敌,何至于如此……”

“不是啊公孙先生!”庞籍“砰”地一拳捶在桌面上,有些崩溃地摇摇头,压低了声音,“之前黄海海战的时候,就是李秉衡犹犹豫豫,一会拒绝调派,一会拒绝增援,否则北洋舰队怎会狼狈至此!不瞒先生,这话我不敢和中堂大人说,我觉得他就是纯心要毁掉北洋水师啊!你不信问问死包子。”

公孙策探寻般望向包拯,包拯正了正色:“黄海一战李大人确实有责任,但是本府还是认为你的猜测过于小人之心了。”

“呸!死包子!你说谁是小人?!”庞籍正在气头上,立时反击了回去,“你又不是中堂大人手下,北洋舰队又不是你一手操办,你凭什么说我猜的不对!”

“就说你!死螃蟹!臭螃蟹!人李大人向来忠直,稀罕你那几十条破船!”

“包拯!你这可过分了!什么叫几十条破船?!”庞籍显然是被说中了敏感之处,激动地敲着桌面,“那是北洋舰队!!!白花花的银子买回来的,一枪一炮装备出来的,是中堂大人二十年心血熬出来的!”

“洋人的东西,有什么用……”包拯竟然不自觉地说出了心底里的看法,“拉上战场,还不是给打得落花流水。”

“你!!!……”庞籍“突”地站起,右手指着包拯,半晌说不出话来。公孙策也是一惊,在包拯后背上打了一下,刚想打个圆场,就见庞籍颤抖着嘴唇说:“户部批不下银子,你以为我想放任船械在那既不维护也不更新?!官(hx)兵训练不明白,你以为我想看着他们散漫无纪律吗?!没错,北洋舰队是有很多问题,但这不是你鄙薄我十几年心血的理由,更不是你看着它毁于一旦无动于衷的理由!”

庞籍说完便拂袖而去,包拯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刚想起身去追却被公孙策拦住。

“大人……让庞大人自己静静吧。”公孙策拉住包拯的衣袖,“不是学生说你,人都有死穴,就算大人和庞大人关系好,也不能往痛处上戳啊。”

“先生我知道错了……”包拯蔫蔫地点头,“我也没故意戳他痛处的……我就是一个没注意……”

“一个没注意说出了真心话是吗?”公孙策微微睁大双眼偏了偏头,背过手去一副考究地样子看着包拯,“原来大人反对洋务?”

“也不是反对,只是觉得如同鸡肋,食之无味。若不正本清源,搞什么什么体什么什么用有什么意义?”

公孙策抿着嘴点点头表示了解,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岔开话题:“学生看庞大人脸色不太好,一会开两副安神的方子给他送去吧。马上过节了,别再跟你怄气气病了。”

“嗯,我写个字条给他,先生一并带过去吧。”包拯叹了口气,眼光向外投在了为春节准备已经挂起的灯笼上,总感觉要出事一般隐隐不安起来。

*

第二天清晨,庞籍为赶路起了个大早,本不想惊动众人,却见包拯公孙策两个站在府门口等着送他。三人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昨晚的争吵,只如往常一般彼此嘱咐和道别。包拯与公孙策并肩而立,目送着庞籍的马车越来越小,然后拐了个弯消失在视线里。

“庞大人真是……满腔心血都扑在了北洋舰队上,希望他这次回京两宫和兵部能重视起来吧。”

“有京城的安排和调遣,想来不会辜负他和中堂大人的苦心。只是……我总觉得要出什么事儿……”

“唉,大人放宽心吧,战争之事,你我多思无益……”

---tbc---

[1]张曜,光绪十二年(1886)任山东巡抚,光绪十七年(1891)卒于任上,于黄河治理贡献巨大,谥勤果。

[2]本章内关于济南,关于古代官(hx)员(hx)灰(hx)色(非法)收入,关于甲午战争的所有文字都是在百度百科、网页文章等资料的基础上根据自己朴素的法感情历史感进行脑补充实起来的,应该没有硬性的错误,但是必然会有细节bug,各位读者老爷见谅,也期待大家的指正!!

[3]郑重声明:我不是李中堂的粉,本章内对历史事件和人物的评价也都不能代表我的观点,而只是我站在人物的角度上替他们说出的台词

------

写这章前三分之一用的时间比后三分之二用的时间要多很多……深切体会到隔行如隔山,历史真的太难了……准备下章开头就结束甲午战争……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