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廿七-家书

戊戌春节预热系列·第五篇
cp包策包无差,开封奇谈网剧背景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第四篇

*****
“公孙先生!”

“先生回来了!”

公孙策刚迈上开封府外的第一级台阶,就看见张龙赵虎跑出府门朝他迎来。公孙策吸吸鼻子应了一声,由着二人接过了手里的大包小裹还往自己怀里塞了个小暖炉,三人一起往府里走去。

“你们两个今日倒是贴心。”

“欸呀呀,哪是我们兄弟贴心啊。”张龙挤眉弄眼地说着,还用肩膀撞了撞赵虎。

“这多亏了包大人千叮咛万嘱咐,说天气冷,怕先生拿着东西冻僵了手,教我们在门口候着。”赵虎一边说着,一边模仿展大人平日里那一副“没眼看”的表情。

“咳……”公孙策猝不及防被这两位闹了个面红耳赤,却觉得嘴角有点不受自己控制地微微翘起,连忙转移话题:“大人在干嘛?还在书房里?”

“是啊,一下午就在书房里没出来过,也不出个动静,就在那写啊写啊不知道写什么。”

“没事。”公孙策的嘴角这次是真的翘了起来,却还带着几分落寞:“让他写吧,写完了就出来了。”

*

晚饭时候,包拯从书房里出来吃了饭,眼圈还带着点红,心情却是不错的样子。众人都被包拯的古怪模样吓得不轻,既不敢问也不敢奚落他。吃完饭包拯又钻回到书房,众人立刻拉住公孙策询问。

“大人应该是在给老夫人写家书。”公孙策抱着暖炉不愿撒手,热气熏得他有些犯困,浅浅地打了个哈欠继续说:“其实大人每年腊月末都会写,只是时间比较短你们没注意。今年想是值得说的事比较多,才写了这许久吧。”是啊,血乌鸦案被罢官,陈州案,襄阳王案,这一年还真是不太平。

正说着,包拯又突然从门外跑进来,一叠声儿喊着:“先生先生先生先生先生。”

公孙策的困意被他一下子喊了个精光,不住地应着:“欸欸欸欸欸……???什么事这么急啊?”

“先生你跟我来!”包拯说着拉住公孙策的手腕,把人拉到了书房里,拉到桌子前,又把人摁到凳子上。

“干什么?”公孙策觉得自己今天被暖炉熏得懒洋洋的,这才没抽出算盘来打包拯。包拯把他面前的一叠纸翻过来,又把笔沾好墨塞进公孙策的手里示意他接下去写。公孙策先是低头看了看纸上的字,而后猛地抬头:“大人,大人这是何意?”

桌上那厚厚一叠纸,赫然是包拯写了一个下午的家书。包拯绕过书案挨着公孙策坐下:“先生知道本府自幼由嫂娘抚养长大,也受嫂娘教诲要做清正爱民的好官[1],所以每年写信都会把这一年发生的大事跟嫂娘汇报一下。”

“学生知道。”公孙策难得的有些慌乱,想站起身却被包拯在一旁牢牢拉住:“老夫人高义,只是大人的家书学生如何写得?”

“本府写了一个下午,可是总觉得少些什么。后来一想,这桩桩件件,都有先生在旁细细筹划,都是因为有先生本府才能支撑过来,所以就把先生叫过来了!”

包拯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了另一封信展开。公孙策接过,见是前不久从庐州传来的信件。信不长,应该是老夫人找人代笔,先是讲了家事,又讲了些劝勉的话,无甚特别之处。公孙策正欲出言发问,却又有一行字撞进他的眼睛。

替老身问候公孙先生,先生随你东奔西走,千万多多关心,切切。

公孙策堂上椿萱已泯,自觉了无牵挂,也已多年不曾受到长辈关怀。这一句话竟让他眼睛有些发酸,怀中暖炉的热气直通到心底。

他不再推辞,把暖炉放到一边坐正,认认真真地提起笔,就在包拯的字迹之后接下去写。

学生公孙策,问老夫人安。

——The End——

[1]传统包公案设定,与历史不符

------

real短小的今天←_←

---
那个,对于“见家长”这个我说一下←_←这篇确实有一层见家长的意思在里面,不过我还想表达另一层意思就是~(我也说不太好)两个人的缘分和羁绊上升到了家庭的层面上去,策策从此不再是孑然一身,他也有牵挂和被牵挂的所在惹,毕竟中国传统上还是家族本位的咧…hhh反正四舍五入为见家长也很对啦2333←_←

评论(1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