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廿八-情人节

戊戌春节预热系列·第六篇
cp包策包无差,开封奇谈网剧背景
一家四口日常×,本篇含微量猫鼠/鼠猫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第四篇  第五篇

*****

腊月廿八的上午,天气颇有些寒冷,醉流坊的铺子外却排起了长队。包拯和白玉堂两个挤在众多莺莺燕燕之中略显不自在。

“欸我说老包,你们开封府真的缺这两盆花吗?”白玉堂一边侧身躲过后面一位姑娘不小心的前倾,一边崩溃地问包拯,“小爷回头送你们十盆,咱能不能不在这挤着了?”

包拯忙不迭地扶住白玉堂,哭丧着脸说:“花倒不是问题,可这是公孙先生吩咐咱俩来领的,你敢随随便便就走?”

“呼……”白玉堂无奈地叹气,踮起脚来想向前张望,却发现包拯严严实实地遮住了他的视线,不由得瞪了他一眼,“老包你快看看前面还有多少人,不是我说,咱们两个大男人在脂粉铺外面跟一群姑娘一起排队算个什么事儿啊。”

“说来也怪,醉流坊的香粉向来很贵的,不会有这么多人买啊……今天这是……”

正说着,从铺子里走出一个人,举起手示意众人安静,而后大声宣布:“诸位客官,十分抱歉,小店准备的情人节特制香袋已经售罄,小店……”

不等他说完,队伍中就响起一片不甘遗憾之声,有姐妹互相抱怨出门晚了的,有指责醉流坊备货太少的,还有说要去找别人高价收购的……整支队伍片刻间散了个干净,只剩下包拯和白玉堂两个面面相觑。

那醉流坊的主事见二人站在原地没动,担心他们没听清自己说的话,特意上前重复:“二位客官,本店特制的……包大人?白少侠?您二位是来……?”

“啊!“包拯连忙站直身子扯出一个笑来,“我们来领前日贵坊‘有奖对对联’活动的奖品,两盆盆栽。”

“哦哦好的好的,包大人白少侠请进小店稍等片刻。”

“有劳。”

*

前日包拯与公孙策一同上街,在醉流坊外看到了“有奖对对联”活动的公告。两人记下上联,回府后各自写好下联交给张龙赵虎巡街时顺便交上去。他们的答案自然双双入选,于是今日,公孙策便打发闲着的包拯和来府上撩闲的白玉堂领奖,不成想遭遇了“情人节特制香袋”抢购大战,这才发生了上述的一幕。

包拯和白玉堂在店铺中等了片刻,有伙计拿出入选名册要他们签名。包拯草草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问过那伙计确实可以代领才把笔递给白玉堂。白玉堂撇撇嘴,刚准备龙飞凤舞,手中笔却突然又被包拯抢了回去。

“欸!你干嘛?”

包拯冲他做了个鬼脸:“先生的名字才不给你写,我来!”

签过名,两个伙计抱出两盆醉流坊新近培育的二月兰并推销道:“包大人,小店近来推出二月兰系列新品,最适合冬日护肤养肤。大人上次买的二月兰香粉用着可还好?”

“…… ……嗯……?!!”白玉堂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包拯,“老包,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癖好啊。”

“呸呸呸!本府是买来送给静儿姑娘的。”

那伙计显然没有注意包拯说的话,反而又掏出一本杂志:“大人您看,这二月兰系列新品是《开封秘闻》杂志社当家笔杆高天孤月大大亲笔推荐,童叟无欺啊。”

包拯接过杂志,却一下子看到了页脚的几行字:腊月廿九是西洋情人节,购买鲜花赠予心爱之人可缔结良缘,提前一天购买醉流坊特制香袋赠予亲近之人可永结同心。他这才恍然大悟今日的火爆场面所为何事。他不屑地翻了个白眼,把杂志还给小二,和白玉堂一人抱起一盆二月兰告辞离去。

回到府中,包拯撂下盆栽就钻进了书房。他找出自己的文芳斋特制周昉同款、倚墨轩的李廷圭墨纪念款和色泽纯白柔软至极薄厚均匀的纪念款宣纸立时画了起来。他本想画一枝梅花,却鬼使神差地勾勒出一个男子的身形。不像从前画静儿时的认真雕琢,这一次包拯可谓一气呵成,仿佛那眉眼与鬓角早已在心中描画过无数次。让先生左手执了一枝梅花,又给他的腰带上配了一个香袋之后,包拯满意地搓搓手,放好笔墨卷起画作藏进袖子里。

“可是……怎么给他他才会收……?”包拯一边往外走着一边自言自语,不成想正遇见公孙策路过书房。他刚想躲起来避一避风头,却突然发现自家先生身旁缠着一个白影。

“公孙先生,公孙先生!我都帮你去领奖了,你就行行好告诉我,臭猫下午要去哪巡街?”

公孙策眼里含着七分笑意和三分揶揄,回答道:“展护卫下午去北城巡街,白少侠稍晚些去后门提前等候便可。”

白玉堂的耳尖“突”地红了起来:“我……五爷我才不是要……”

两人说着渐渐走远,并没有注意到包拯。包拯捏了捏袖子里的画像心生一计,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边走一边回忆着上次被公孙策“打扫房间”是什么时候。

——The End——

不知大家有没有发现本系列已经达成了集齐“梅兰竹菊”的成就哈哈哈~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