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清末AU ]箫心剑气一梦深(6)

cp包策,时代背景为清末,以1884~1912年为主
杂糅多版本人物形象,受开封奇谈网剧影响大
文风古怪而多变,由于剧情需要篡改部分历史
欢迎讨论与批评指正,不接受无脑拍砖
不喜勿吃

*********

第二部分

第六章

几天之后,日(hx)军登陆山东半岛,战(hx)火再次燃起。庞籍刚刚过完新年就又在京城和威海之间跑了个来回,但由于时间紧迫并未在济南府上停留。包拯与公孙策同他再次见面已经是元宵节后。

正月十七日晚,马蹄声同三更的报时声一起在济南府门外响起。二人收到禀报出门去迎时,正看见庞籍扶着柱子在干呕。

“……?!!死螃蟹,你什么时候学会骑马了?!”

“你以为我是你啊死包子?百无一用是书生!”庞籍一边说着一边摆摆手示意来扶他的公孙策自己没事,“不和你扯了,借一步说话,有急事儿。”

公孙策闻言本打算回避,不料包拯一把拉住他的袖子,三人一起进了书房。庞籍坐下缓了口气,而后从怀中掏出一份公文:“威海城内已经被日本占(hx)领了,现在刘公岛变成了孤(hx)岛。中堂大人接到暗报,说那李秉衡拒不发援兵,打算任刘公岛覆灭了。当真可恶!我这次去烟台就是盯着李秉衡,不能让他胡来。这是中堂大人会同兵部下的指示,无需通过山东省,明日天一亮你就往渤海岸各府上发下去[1],死包子,这次真的拜托了。”

庞籍说着还站起身来郑重其事地朝包拯作揖,不想双腿发虚往前栽了一下。包拯二人连忙又扶他坐下,公孙策细细把过脉后奇道:“庞大人可是初次骑马?”

“咳……”庞籍面上有些尴尬,“本公子自小便会骑马,只是坐了太多年马车一时间不适应罢了。”

“死螃蟹,公文的事包在我身上,你今晚好好休息吧。”包拯难得的正正经经同庞籍说了句好话,不料被对方不假思索地拒绝:“不了不了,我明早还急着赶路,去驿馆住方便点,你这府上连个正经马夫都没有。”

包拯和公孙策拦他不住,只能派展昭把庞籍送去了驿馆。包拯颇有些担心地站在门口眺望,公孙策却已转身向书房走去。

“诶诶先生你去哪?”

“学生去誊抄公文啊。明早就发,今晚得连夜赶出来。”

“哦。”包拯摸摸鼻子,略略思索了一下,先去厨房煮了茶,而后端着茶盘也去了书房一起抄写起来。
 
次日清晨,展昭急匆匆地穿过大半个济南府直冲向包拯的房间,一边推开门一边口中喊着:“大人!大人!包!——大人……”

展昭不可思议地看着床铺上的两个身影,不由分说“咣”地一声关上了门,闭上眼睛晃了晃头,而后深吸一口气又拉开了房门。两个人?还是两个人?而且这两个人被他这么一折腾已经醒了过来,此刻正整理着自己睡得有些褶皱的外衣。

包拯与公孙策二人昨夜誊抄公文直到深夜,又惦记着早起安排往沿海各府发放,便在同一间房中草草将就了一晚,外衣也不曾除去。此时看到展昭,包拯的神经“突”地一跳,忙问道:“展护卫,什么事?”

“庞大人在驿馆晕倒了。”

“什么?!”

包拯和公孙策双双站起,来不及仔细梳洗便匆匆赶去了驿馆。公孙策给庞籍把过脉后开了两副方子交给差役,而后来到院落中与包拯会合。

“庞大人没事,只是连日奔波劳累,一时气血上涌支撑不住,休息几日便好了。出了什么事了?“

包拯拉住公孙策的左臂让他靠近自己,微微低下头压低声音说:“威海卫急报,昨日刘公岛沦(hx)陷,丁汝昌杨用霖殉(hx)国,定远舰被炸毁,北洋水师……全军覆没。”

公孙策听到最后身体颤了一下,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包拯:“全军覆没?!”

包拯沉痛地点点头,而后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庞籍房间的方向。

*
 
公孙策本以为庞籍休养几日便可恢复,却不想他就此一病不起,缠绵病榻一月之久,直到京城传旨命他至保定与李鸿章会合赴(hx)日和(hx)谈时才勉强恢复了几分精神。二月十九日,包拯与公孙策两人在城外送走了庞籍后并肩而行,慢慢走回府衙。思及近三个月来的种种,二人有些唏嘘,沉默良久后包拯先开了口。

“听说,李秉衡大人坚决反对议和,要求亲上前线,还要把日(hx)方的威胁大白天下争取别国的支持。”[2]

“李大人么……他也真是……”一意孤行胡乱用兵贻误军机是他,忠节报国满腔碧血誉满朝堂也是他。公孙策不知该如何评价李秉衡,一时有些语塞。

“李大人与中堂大人有隙确是不假,但我还是以为李大人不至于蓄意战败毁掉整支舰队。”

公孙策点头表示赞同:“或许,李大人从整个战局考虑,如此反应并没有什么大错;中堂大人和庞大人要保全水师,也没有错……结果变成这样的局面……”[3]

包拯长叹一口气:“依我看,还是刑案之事要容易得多,只要查明真相,有(hx)罪便是有(hx)罪,冤(hx)枉便是冤(hx)枉,何至于像这样,两方都没错却留下一堆烂摊子。这仗打得叫一个惨,几十年自强自强结果……”

“学生也在疑惑,本不应该如此的。坚船利炮以自强,勤通工商以求富,这个思路没有问题,可是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先生认为,原因何在?”

“学生……也还没想清楚,姑妄言之。恰如此次海战,李大人一人决断,纵然用心纯正,也未免因兵法不通或判断有误酿成败局;庞大人一心保全北洋舰队,则难免眼光狭隘操之过急;便是中堂大人、兵部乃至两宫,究竟也都是一二人的决断,不免有这样那样的局限。战争如此,洋务亦然。”

“先生错了。你说李大人用心纯正,可这朝野上下又有多少用心不正之人!所谓正本清源,根本与源头都是人而非器物,舍本逐末,不能昌明道德,洋务又有何益!”

包拯与公孙策都清楚,他们的想法虽有关联,却存着极大的分歧。二人脚步未停,却不由得陷入沉思。末了,只听公孙策感慨一声:“大人,你我二人年纪尚轻,还有太多事情没有经历和体会,眼下看法未免过于粗浅……大人和学生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包拯余光瞄着身侧一袭素色衣衫的人,回想起这几个月来的相处。他们的身份背景大不相同,看问题的观点也常常大相径庭,可是包拯仍然能够深切地感受到二人内里神魂的契合。于是他状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接下来的路,先生可愿陪我一起走下去呢?”

半晌的沉默。就在包拯以为自己应该忘掉刚刚说的话时,他听到身侧轻飘飘地传来四个字。

“莫敢不诺。”

---tbc---

[1]并不知道清末中央公文是怎么往地方上发的,这里私设正常情况下中央公文需要经过巡抚/总督才能发到各府上,但是庞籍带来这个因为性质特殊所以可以由济南府直接转发。大家切莫当真!!也欢迎懂得的亲指教!!

[2]此处有一点点时间上的混淆。事实上,1895年3月20日(二月廿四)中日双方代表正式开启和谈,4月17日(三月廿三)李鸿章正式签订《马关条约》,4月19日(三月廿五)李秉衡建议继续坚持抵抗并表示“臣虽老怠,愿提一旅之师,以伸积愤,即捐糜顶踵亦所不惜”,4月25日(四月初一)李秉衡又要求情廷“立绝和议,布告天下臣民并各和好与国,声其欺侮要挟之罪,为万国所不容,神人所共愤;以偿兵费之款养战士,严敕各将帅督抚,效死一战”。我猜两宫刚刚决定和谈的时候巡抚大人可能还没意识到自己行为的后果吧笑…但我还是把他的反应提前到这个时候了

[3]对于李秉衡的行为,策策的说法并没有什么依据也不是我的看法,只是情节需要让策策这样想吧,对李鸿章的评价也是如此。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