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清末AU]箫心剑气一梦深(8)

cp包策,时代背景为清末,以1884~1912年为主
杂糅多版本人物形象,受开封奇谈网剧影响大
文风古怪而多变,由于剧情需要篡改部分历史
欢迎讨论与批评指正,不接受无脑拍砖
不喜勿吃

*********

第二部分

第八章

两人话音未落,从门外突然闯进两名洋人,身后跟着一名架着金丝眼镜身着长衫的中国男子。他们对着玉颜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又拿出一份文书,交给衙役上呈包拯。包拯仔细看着,见那一字一词有条有据,虽是心中不忿,却也知事涉洋人不可意气用事。他渐渐收紧手指,而后无助地朝公孙策望去。公孙策见此情此景也隐约猜到了几分,微微垂下视线表示无计可施。包拯领会,只得挥挥手示意他们自行带玉颜离去,而后告诉那男子济南府会将相关证据与口供整理好移交英吉利领事。[1]

玉颜被带走,包拯也没有心情再追问更多,只吩咐将琼雪收押便匆匆退堂。公孙策收好笔墨追至书房,见包拯有些颓废地趴在案上,过去拍了拍肩膀。

“大人在想什么呢?”

包拯直起身子想了想,终于从纷乱的思绪中抽出一条:“先生,琼雪之罪应如何判?”

“大人以为呢?”

“本府拿不定主意……琼雪一介女流,为姐复仇其情可矜,本应依例减等;可是秦野谋(hx)反(hx)谋(hx)叛,琼雪助秦野脱逃亦是重罪,如此……”

“大人,琼雪如何助秦野脱逃了?”

“她……”包拯张口就想回答却突然卡住,想了半天后发现琼雪的确没有什么罪大恶极之举,“她只是,混入名伶大赛从旁策应,实际上也没起到什么作用。秦野在玉颜身边能得到的消息远比她多,整个爆炸与逃脱也是他一手策划实施,与琼雪无关。”

“所以学生认为,琼雪之罪,定为不应为足矣。”

“那便判不应为,准收赎。”包拯点点头,双手扣紧了桌面,“琼雪身负若雨之仇,本府却不能为其伸张,当真愧为父母官。”

公孙策闻言宽慰:“大人,依学生看,领事法庭未必不会秉直科罪,只是洋人有一套不同的程序与理论罢了。”

“先生此话当真?”

“学生只是说未必……无论当真与否,交给洋人总归没有亲自把控踏实。”

“也罢,也罢,不说玉颜了,那秦野呢?潜(hx)逃一载有余的谋(hx)逆(hx)重(hx)犯叶天和换回原名就在本府眼前逃跑了我真是……”

“……”公孙策也不由得沉默了,他想了想说:“大人不若给李大人发一份公文,万一秦野被耽搁了还没来得及出海呢。”

包拯心知这方法没有什么用,胡乱点了点头,仍旧紧锁着眉峰。公孙策紧盯着包拯的表情,有些欲言又止,最后颇为犹豫地开了口:“大人,家师辞馆之后一直在广州一带讲学,曾与革(hx)命(hx)党(hx)人有所接触。依家师信中所言,叶天和等人谋危社稷,却也只因不忿于吏(hx)治(hx)腐(hx)朽、夷(hx)人欺侮,欲换(hx)个(hx)天(hx)地,并非极恶之徒……”

“先生?!”未等公孙策说完,包拯“蹭”地直起了身子,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语气中也是掩饰不住的惊惧,“先生何出此不忠不孝之言?”

公孙策心里一震,连忙深揖一礼:“大人息怒。学生并非为那叶天和开脱,只是其逃脱非你我有意渎职,实在事出非常,何不换个角度去想,革(hx)命(hx)党(hx)人之举或许有益而无害。”

公孙策看着包拯年轻的面容,思绪却飘得很远。家族背景、几十年漂泊以及胸中中西之学带给他的思考在脑中渐渐凝练清晰起来:“眼下的一切总要十年百年之后才能明晰,你我终究只是洪流之中的小人物,有意无意做出的一切都是注定的使命罢了。”

包拯早知他家先生的经历不同于一般的读书人,故而常有些与众不同的见解。听闻此言,他未置可否,倒也生出了些旁的感触,于是问道:“先生也是庐州人氏?”

“正是。”

“那先生可还记得幼时坊间流传的话本?曾忠襄公率湘军攻克安庆,安徽上下欢庆一片,终于得以弃暗投明。”

公孙策没有说话。他本就比包拯小上四岁,离湘军战胜粤(hx)匪的时候远了些,又自小深居简出,对此并没有太深刻的印象。

“粤(hx)匪治下,安徽财匮力尽,百(hx)姓罢(hx)敝;而湘军过处,民(hx)心(hx)安定,百废俱兴。[2]故而多年来,本府一直坚信,不论整顿吏(hx)治还是改良维新,确保社稷安稳最为首要。‘要在中央,圣人执要’,而后才能论及四方,论及其他。如今各省就地正法之风犹盛,疆臣藐视朝廷,张幼樵谓其患实深。所谓革(hx)命之患,又深切几何啊。”

公孙策无法回答,包拯也并不是认真地想要一个答案。二人顺着话头继续聊着,渐渐将心头的阴郁驱散了几分。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刚刚这番讨论,在三年后又被重新提起。而三年后的那场危机,不仅影响了包拯的仕途,更关乎了他与公孙策二人的身家性命。

第二部分结束

---tbc---

[1]领事裁判权的具体运作我也不清楚,此段为了制造冲突而编,勿信。

[2]私设,并不知道历史事实如何。

------
这章字数很水,但是真的没啥好继续写的啦。。
开端和发展都结束了,那么接下来就是【哔——】
然鹅我还没写大纲,且预感这学期会忙死
不会弃坑但是下次见不知道会是何时了😂😂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