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老徐穿越记

开封奇谈网剧背景
元宵节贺文,短篇一发完
剧情放飞自我,逻辑和考证全都是不存在的
ooc预警,极度放飞预警,请谨慎食用
写到最后居然有点难过😂……

*********

大家好,我是徐小洌,江湖人称老徐。今天是元宵节,我下课后回到宿舍,打开电脑,新建了一个文档文件。当我双击点开文件时,电脑屏幕突然如爆炸一般迸发出刺眼的蓝光,似乎还带着一股巨大的吸力使我整个人向前飞去。我的内心是崩溃的。这是什么狗血套路的穿越戏码???居然发生在我的身上???放开我我的民法笔记还没抄啊啊啊!!!

然而,尽管有不少笔记和deadline等待着宠幸,我还是十分狗血地穿越到了另一个时空。意识再次清醒时,我好像经过了长途跋涉又陷入梦魇一般疲倦,却还是努力挣脱了黑暗与僵硬的束缚,挪了挪身子睁开了眼睛。

适应了明亮的光线之后,我发现床铺前站着两个男人,高挑的身材给人以很强的压迫感。不过我倒是不怕,因为这两人赫然就是包公案最新版本的演绎——开封奇谈网剧中的包拯与公孙策。这下好,回去之后可以和群里的小伙伴们讲了。

想到这里,我精神一振,眼睛又睁大了些开始观察周围。屋子中间摆着一张桌子,两张圆凳规规矩矩地塞在桌子下面,另两张摆在桌前显然刚刚有人坐过。桌上的茶壶还冒着热气,两只茶杯用过后未来得及收起。我觉得我大概可以想象我醒来之前这房中的情形了,可是当我将视线转回到包拯与公孙策身上,看到前者嘴角还没压下去的笑和后者绯红的耳尖时,我发现事情没有我刚刚设想的那么简单。

“咳咳……”我清了清沙哑得厉害的嗓子,一边腹诽着公孙先生平日给包大人端茶倒水的殷勤劲儿哪去了一边抬手指了指桌上的茶壶,然后努力地想要坐起来。公孙策去给我倒水,包拯还算体贴地在我背后垫上了被子和枕头。润了嗓子之后,还没等我想出来要说些什么,包拯率先开口了。

“不知姑娘是何方人氏?为何身着奇装异服晕倒在我开封府后院?”

我在心中默默扶额……这套路果然烂俗:“我……民女……在下并非大宋人氏……此事说来话长。”

正在我想办法同这二位解释时,忽然有人在门外喊:“大人!公孙先生!八王爷来访。”

二人明显吃了一惊,向我道了“失陪”后匆匆离去,却不忘在门口留下两名衙役把守。

我还是很累啊……没有心思思考这一切,把枕头被子默默放下躺回床上打算再睡一觉。可是还没等我睡着,房门一响,公孙策左手拎着算盘右手托着一个布包走了进来。我连忙又坐了起来,尽量平静地看着他问:“公孙先生……有事?”

他没说话,只是放下算盘,搬了张圆凳坐到床边,从布包里抽出三根灸针,目光炯炯地盯着我。

“……”我有点方,“公孙先生这是干什么?”

“老实交待。”公孙策极为严肃地说,“阁下来我开封府是何居心,是否要对包大人不利?”

虽然紧张,可我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果然想的全是你家大人。可转念一想,我莫名其妙来到这里还能有什么其他的意义?不就是吃狗粮来了?于是叹了口气,认真回答道:“先生容禀。在下对开封府对包大人决无半点歹意。先生应该给在下切过脉象,应知在下不仅不会武功甚至体质偏弱,并没有行刺绑架之类的能力。”

“我怎知阁下身上是不是藏着什么暗器毒蛊,又怎知阁下是不是为探听情报而来?且阁下刚一醒来便环顾四周,自称并非大宋人氏却认得大人与我,又作何解释?”

“咳……”我有些头大,这还真难解释,“说来话长,在下并非大宋人氏,而是从千年之后穿越回来的。包大人为官清正,流芳千古,被编进了各种话本戏剧中,故而在下认得二位。先生不相信也无妨,大可派人监视在下,左右我很快就会回去的,我民法笔记还没抄呢!”

我满心以为公孙策会百般怀疑,却不想他一副理解的表情瞬间接受了我的解释。真不愧是时常喊着“开封奇谈没有这笔预算”的男人啊!他默默收回了手上的针,问了我最后一个问题:“方才是在下唐突,只是护卫大人周全乃职责所系,烦请姑娘见谅。在下还有最后一问,我开封府后院围墙高大,四周巡逻密不透风,姑娘是如何进来的?”

护卫包大人分明是展护卫的职责好嘛!我看着眼前人认真的模样,有点感动还有点生气。平复了一下情绪,我绞尽脑汁地想了想,努力用最简单的语言回答他的问题:“先生可以设想,一张纸上画着一个矩形——先生知道矩形是什么吧?一只蚂蚁是否有可能不突破墨迹就爬进这个矩形?”

“没有。”

“是的,没有可能。但是现在我抓起这只蚂蚁,从纸张上方把它放进矩形里,是否达到了小蚂蚁的目的?”

“达到了。”公孙策听得有点懵,愣愣地回答。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纸张上的矩形,只有这样!和这样!”我用手比划着,“长和宽两个维度。而我赋予了蚂蚁第三个维度——高度。”

公孙策面带迷茫地点点头,我继续说:“那现在,开封府拥有长宽和高这三个维度,我却拥有第四个维度,所以被人像扔蚂蚁一样扔进了开封府的后院。先生能想到吗?”

“是……时间?”

我几乎要拍案叫绝,果然是公孙先生!我开心地点着头,又不由自主地惋惜起来:“先生当真聪慧!唉呀虽说在下一直钟爱先生与包大人的话本故事,但是还是觉得先生大才屈居于开封府实在可惜。”

公孙策虽然猜出了答案,却显然还没能完全理解,面露几分思索之色地站起身来,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瓶递给我,语气淡淡地说:“追随包大人是在下三生有幸。依脉象看,姑娘应是受了惊吓,这是安神定心的药丸,姑娘可以服用一颗,安心休息。大人应该已经和王爷谈好了,恕在下失陪。”

我有些后悔自己的多嘴,只好接过药瓶乖巧地点点头,目送公孙策走出了房间。

*
 
可是正当我昏昏沉沉就要进入梦乡时,房门突然又被大力撞开。我本能地一惊,连忙睁眼去看来人。只见包拯浑身上下散发的怨念直冲过来,用手指着我说:“你你你你你……!你来开封府到底想干什么?!”

我满脸黑人问号……我又怎么了吗?连忙撑起身子回答:“包大人!在下刚刚已经同公孙先生解释过了,在下对开封府没有歹意。”

“本府不是问你这个!”包拯有些咬牙切齿,“你说!你是不是来勾引公孙先生的!!!”

!!!!!!我如同五雷轰顶般目瞪口呆,剧情居然进展得如此之快?!我连忙竖起三根手指:“包包包大人!民女对天起誓,对公孙先生没有半点非分之想!”

“那为什么本府会了个客,公孙先生对你就从满心戒备变成了信任备至?!甚至还一直在发呆,本府同他说话他都不理!”

啊……公孙策怕不是还在想那个三维四维的问题吧……我有些抓狂,却突然计上心头:“包大人,恕在下多嘴一句,公孙先生对在下的态度如何,大人为何如此介意?莫非大人不相信先生的判断仍然怀疑在下?”

“胡说!本府怎么会不相信先生的判断!你你你!你就是来勾引先生挑拨我们感情的!本府警告你,公孙先生是本府的人,谁也别想抢!”

很好!我内心狂喜。实锤了!这包大人的反应可比展护卫教静儿舞剑的时候激烈得多啊。我正暗自高兴,不成想房门又被人一脚踹开。我和包拯不约而同回过头去,然后又不约而同地缩了缩脖子。

公孙策手拿一套女装——看起来像是赵虎的同款——满面羞红额上青筋暴起,凶神恶煞地站在门口。但他很快收敛了戾气,君子如玉地走过来放下衣服对我说:“我家大人胡言乱语让姑娘见笑了。”而后不等我回话,他揪着比他高着一头的包拯的耳朵走出了房间还体贴地带上了房门。门外,传来了一阵阵惨叫。

*
 
我终于舒舒服服睡了个好觉。再醒来时天已经黑了,我蹑手蹑脚地下床,披上大衣走出了屋子,凭着感觉走了几步后就来到了正厅。包拯公孙策连同展昭和四大门柱正围坐在一起吃着晚饭。公孙策面上严肃,似是还带着怒气。包拯在一边给他又夹菜又倒酒百般讨好,剩下五人一副习以为常地样子谈笑着。

“先生!今晚街上有花灯,你就陪我去看嘛……”

“不去。”

“先生!你记不记得去年上元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你和我相约黄昏后。你舍得你家大人今年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吗!!!”

公孙策叹了口气,似乎是不知道该吐槽“相约黄昏后”的用词还是该吐槽“不见去年人”的诅咒了。这时从我身旁飘过一白衣人,手上拿着女儿红嘴里喊着展昭的名字冲了进去,完全没有看到我。

我知道自己该回到原来的世界了,毕竟民法笔记还没开始抄。开封府的故事陪伴我已有十年,喜欢包策也有四五年了。此生能见他们一面,真的已经足够足够。

恍惚间,光影在我的眼前飞速倒退着,我又回到了宿舍的书桌前。看着屏幕上打开的空白文档,我定了定神,写下了这篇元宵节贺文。

评论(1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