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清末AU]箫心剑气一梦深(9)

cp包策,时代背景为清末,以1884~1912年为主
杂糅多版本人物形象,受开封奇谈网剧影响大
文风古怪而多变,由于剧情需要篡改部分历史
欢迎讨论与批评指正,不接受无脑拍砖
不喜勿吃

*********

第三部分

第九章

拳(hx)匪之变,萌于山东,蔓延于畿辅。[1]

光绪二十五年春,新任山东巡抚毓贤到任,立刻施展雷霆手段镇(hx)压拳(hx)乱。彼时距巨野教(hx)案爆发、李秉衡被贬尚不足二载,各地民(hx)教矛(hx)盾有增无减。包拯与公孙策二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虽出于对拳(hx)民的同情与理解而对毓贤手段之激烈略有微词,却也不得不承认其力主镇(hx)压的思路无错,只能在济南府治下苦心奔走与劝解,试图尽量化解乱(hx)象。在此期间,他们还误打误撞地收服了四位绿林好汉——张龙赵虎王朝马汉四人认定包拯是个好(hx)官,毅然决定学着展昭的样子追随左右。

可是此刻,包拯却一手拿着刚刚从巡抚衙门发回的公文一手捂着额头,在书案前气急败坏地打转。原因无他,只是这位巡抚大人突然的态度转变太过令人难以捉摸。几日前的平原事件让包拯感到了一丝危机,他与公孙策商议后决定向巡抚衙门请求在济南城内外重要地点增(hx)兵(hx)驻(hx)守以防万一,却不想一向主剿的毓贤突然性情大转,不仅拒绝了请求,反而要包拯亲赴平原县抚绥拳(hx)民,允许他们改称“民团”并以“毓”字建帜。[2]

“大人!”公孙策听闻包拯有事便扔下手中账本急匆匆赶来,“大人,出什么事了?”

“先生看这个!”包拯递过手中的公文,而后有些疲倦地绕过书案坐下,仰头紧盯着公孙策。

不出包拯所料,公孙策渐渐也皱起了眉头:“毓大人这……这……”君子慎独,那句“成何体统”到了嘴边还是被他咽了回去。

“我也觉不可思议……如此行事,必会激怒洋人,他难道不考虑后果的吗。”

“不派兵镇守一事尚可接受,可派大人抚绥当真是引火烧身还要拉着大人一起……此事万万不可同意啊!”

“只是巡抚有命,本府又有多大的脸面随随便便就能拒绝……此事……”

包拯正沉吟间,忽见张龙赵虎二人慌慌张张地跑来,没等进屋便叫起来:“大人!先生!不好了!有拳(hx)民冲进教堂打砸东西,还绑了两个洋人跑了!”

“什么?!”二人大惊,双双起身,急忙外出查看去了。

*
 
济南教(hx)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无非是几名曾受过洋(hx)人欺(hx)侮的百姓受到煽(hx)动一时不忿闯入了城郊美国教堂,打毁门窗什物、殴伤绑架了两名教士。此事说来容易,却难为了主管的地方官包拯。包拯先是派人开具了被打砸物品的清单承诺赔偿,而后同公孙策一起去了拳(hx)民关押教士之处,百般赔罪,劝二人返回教堂。[3]

几经交涉,美国人最终提出了几款条件。除却依法惩治、照价赔偿、护送回堂等,还有一款最让包拯感到为难。美国人要求在更安全的城内选定一块地基,为教堂换址。

“此款条件倒也不算蛮横无理,只是势必要首先请示巡抚大人再作决断。”公孙策揉着额角,只觉这两天忙得头疼,“若是毓大人插手,怕是无法如此平静了结。”

包拯也长叹一口气,抬手给先生倒了杯热茶:“听说此事已传到御前,引起两宫震怒。不论这地基给与不给,想是都绕不过毓贤这一关了。”

不出包拯所料,在朝廷的催促之下,毓贤派了一位张观察来专门处理此事。包拯同这位张观察第一次会面就差点同他争吵起来,原因无他,就是张观察带来的毓贤的态度过于强硬,又责怪包拯面对洋人过于软弱。

“包大人在洋人面前百般退让,实在有损我大(hx)清国(hx)威。”

“张大人,拳(hx)民捣毁教堂,虽有前情可原,可单论此事逃不脱我大清剿(hx)匪不力,祸及洋人。我方有错在先,对方要求又尚属合理,如何是本府百般退让?!”

张观察冷笑一声:“包大人说到剿(hx)匪,张某就不得不问一句。毓大人令包大人至平远县扶绥拳(hx)民,包大人不仅抗命不遵,还以‘匪’字贬斥拳(hx)民,是何居心?”

包拯一时愣怔,心道不好。他倒并非有意抗命,只是内心不情不愿,又遇教(hx)案突发,几日以来同公孙策忙得天昏地暗,自然将此事忘在脑后。现下被张观察提起,想必巡抚大人也是有所不满了吧。

公孙策碍于身份本不欲多言,此时见包拯呆愣的模样也只好接过话来:“张大人恕罪,并非我家大人有意抗命,实在是这几日为教(hx)案奔忙,抽不开身,一时耽搁,还望……”

“一时耽搁?依张某看,包大人一直都是想讨好洋人吧。”

“你!”包拯又惊又怒,立时站起,指着张观察想要反驳什么。公孙策见状也连忙起身拉住包拯的衣袖示意他冷静,却觉一阵眩晕袭来,视野变成一片黑暗,身上有些脱力。包拯气不过,一甩自己的右臂,感到公孙策的手滑落下去,还存留着的一分理智却有些诧异。先生平时都是死死拉住自己,今日怎么……?

包拯侧过头去,正看到公孙策跌坐回椅子上,面色有些发白,连忙将人扶住。他也无心与张观察辩驳,只冷冷地丢下一句:“教(hx)案已经交割完毕,张大人自去同洋人交涉吧。只是本府品级在身,若无证据,还由不得阁下妄加诽谤。”说完之后,他扶着公孙策绕过屏风回了内堂。

公孙策缓了一会,视野渐渐恢复了清明。他抬眼看到包拯焦急的神色,心下有些不安:“大人……学生给大人添麻烦了……张观察那边……”

“先生说的哪里话。”包拯顿时急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这是犯了什么毛病?以前有过这样的症状吗?”

“大人……大人……”公孙策连唤了两声才拦住包拯的话头,“学生无碍,只是近日劳累,想是底子不足,有些吃不消。张观察那里……”

包拯知道若是不说清楚他家先生怕是要一直惦记下去了,只得解释道:“这样也好,左右教(hx)案一事是没办法拗着毓贤的意思办的。与其日后观点相左来回纠缠不如今日便分割明白,也省去你我烦心。他怀疑本府巴结洋人?!本府倒还懒怠管这摊子事!先生当真无碍吗?不用请人看看?”

“大人……学生自认为医术还是不错的。”说话间公孙策已经恢复了过来,调侃着自己,“一会煎两副药,休息几日便好了,大人不必忧心。”

---tbc---

[1]此句是沈家本墓志铭中的一句,转引自李贵连《沈家本传》,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p106

[2]1899年9月至10月平原起(hx)义后,毓贤对山东义和团由血(hx)腥(hx)镇(hx)压转为剿抚并用,派济南知府卢昌诒“亲往抚绥”平原义和拳,并通令山东各地义和拳、大刀会等一律改称“民团”,允许朱红灯所部义和拳建旗帜,皆署“毓”字。自此,山东义和拳声势愈张。from百度百科

[3]济南教案为我杜撰,事件经过及各方反应绝大部分参考1898年发生在保定沈家本治下的北关教案,包拯的处理也是照搬沈家本的所作所为。需要澄清的是历史上北关教案是甘军滋事闯入法国教堂,与义和团没有半点关系。节制甘军的荣禄收到中央申饬之后从天津派来张、姚二位观察全权接手,并未与沈家本发生任何冲突,只是官僚内部由于争功而不急于了结让后者觉得很不舒服

------

迟来的更新,多谢各位小伙伴不弃
啊!就要到【开端发展xx结局这里xx代表的】部分了!我很激动!
虽然下次更新仍然遥遥无期
另,我抄完民法笔记了🌝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