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清末AU]箫心剑气一梦深(10)

cp包策,时代背景为清末,以1884~1912年为主
杂糅多版本人物形象,受开封奇谈网剧影响大
文风古怪而多变,由于剧情需要篡改部分历史
欢迎讨论与批评指正,不接受无脑拍砖
不喜勿吃

*********

第三部分

第十章

公孙策自称休息几天便好,可无奈的是现实容不得他休息。他先是与包拯一同参详了递给毓贤的公文——抚绥平原县拳(hx)民一事总归还要争取一下的,然后二人一起将前几天忙于教(hx)案耽搁下来的公务和济南府内务处理完毕。就当二人忙完这一切松了一口气时,外间传来消息,称张观察态度太过强硬,与洋人起了争执惹恼了对方。

“哼,看吧,还说本府巴(hx)结(hx)洋人。他倒是有骨气,能怎么样?能解决问题吗?!”

公孙策疲惫地拿扇子抵着额头,听着包拯幸灾乐祸,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这种不安很快便被证实:美利坚方面被彻底激怒,一面派美(hx)军强入济南城,一面由驻华公使康格向朝(hx)廷施(hx)压,以毓贤对拳(hx)民镇压不力为由要求将其撤换。济南城内乱作一团,朝廷也有些乱了方寸,一时竟找不出接任巡抚的合适人选来。偏偏这时,美利坚方面又提出一项要求,要清廷将包拯派回继续负责教(hx)案,京城方面便顺水推舟,命他在新巡抚到任之前暂行巡抚事。[1]

包拯正为维持城内秩序而疲于奔命,突如其来的升迁让他吃了一惊。于是就摆在二人面前的闲暇化为泡影——他们接着之前的思路极为利落地了结了教(hx)案,然后着手接管巡抚衙门的公务。济南知府是包拯首次外任,他与公孙策又出身刑部,熟习案件勘察、援情辨理等精细活计,却实在没有骤然统领一省大局的本事,更不要提山东省外贸及海防方面的事务细密繁杂。幸而公孙策广览多识,粗通西学,于沿海诸事上不至于出现太大纰漏;即便如此,二人还是左支右绌、焦头烂额,日日熬到深夜。

忙忙碌碌中过了新年,转眼来到光绪廿六庚子年。某天上午,包拯正在书房看文书,遇到疑难处习惯性地偏了偏头,看到身边空着的位置一愣,而后冲门外喊:“王朝?马汉?你们随便谁,去找找先生在哪,把他请过来。”

没过多久,马汉过来回禀,说有差役记得公孙策今早收到一封信件后便急匆匆出了门,一直没有回来。

“大人,用不用我们出去找?”

“不必了。”包拯摆了摆手,“先生想是有什么要紧事,我这不着急,等他回来便是。”

马汉退下后,包拯拍了拍额头,心中微动。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习惯了公孙策从旁陪伴,习惯了遇事便与他商讨,以至于先生偶尔出门他竟觉有些异样?

*
 
与此同时,公孙策正在一处英国教堂内与两名洋人和上海道特使余联潢[2]相对而坐,看着手上的一份文书。草草浏览一遍之后,他皱着眉头,目光在两名洋人之间逡巡片刻,还是转回到了余联潢身上。

“余大人,恕在下愚钝,不知……这是何意?”

“如公孙先生所见。”余联潢微微笑了笑,“英吉利方希望能与山东省达成协议,互不侵扰,他日开(hx)战则可彼此保全。”

“他日开(hx)战?余大人,事关重大,还望慎言”

“公孙先生,余某来时对济南之事也略有耳闻。现下美军尚未撤出城中,京中又向山东增兵,才勉强平息了拳(hx)乱。[3]可是天津、保定,畿辅各地拳(hx)匪四窜,各国公使恼羞不已。难道先生认为此战能够避免吗?”

公孙策愣怔半晌,心知余联潢这话绝非空穴来风。他目光再次巡视一圈之后开口发问:“为何是山东省?”

“呵……既瞒不住公孙先生,在下便实话实说。两江总督刘坤一刘大人、湖广总督张之洞张大人、两广总督李鸿章李大人,还有盛宣怀大人,都已秘密签署了这份东南互保的协定;另有闽浙总督许应骙许大人、浙江巡抚刘树棠刘大人、安徽巡抚王之春王大人、广东巡抚德寿大人、陕西巡抚端方大人、四川总督奎俊大人经过接触后有所倾向。如此,家兄才敢派余某来山东叨扰包大人与公孙先生啊。”[4]

余联潢想用这一连串封疆大吏的名字震住公孙策,却不想后者目光镇定,反而追问道:“公孙策一介布衣,余大人为何避开包大人直接找上在下?”

“明人不说暗话,请先生恕罪。只因东南互保一事,乃各地方拥(hx)兵(hx)专(hx)权,方得以结成,不便宣于官面,只能暗中通传。[5]毓大人迁调事发突然,包大人崭露头角,在下不知从何下手,只听人道公孙先生与包大人交谊深厚,故而斗胆找来先生商谈。”

公孙策面上显出几分讥讽,将手中的文书推回到余联潢面前,站起身道:“正因与包大人交谊深厚,在下深知包大人脾性。拥(hx)兵(hx)擅(hx)权、不忠不义之事,绝非包大人所愿,亦非在下所愿。在下不知余大人究竟有何要求,但是无论如何,在下恕难从命。”

“欸欸欸公孙先生!”余联潢连忙站起身来拉住拂袖而走的公孙策,“先生何出此言?东南互保,虽有拥(hx)兵(hx)专(hx)权之嫌,却绝非不忠不义。战(hx)端一开,生(hx)灵(hx)涂(hx)炭,国(hx)力(hx)凋(hx)敝,有多少将士马革裹尸,又有多少百姓无端受累,颠沛流离,先生可曾想过?山东乃拳(hx)乱萌发之地,若无东南互保,必是战乱最为深重之处,先生便如此狠心?且先生不需做什么,只给包大人透透风声,稍加劝说,与余某来往沟通便可。”

公孙策虽未回头,可脚步已不由自主地停下了。他不得不承认余联潢所言极对,也并非古板执拗对战祸无动于衷之人。只是……包大人他……不可能,绝无可能……

“余大人。”公孙策转过身子深揖一礼,“余大人此言,应同包大人去讲。公孙策狠心与否并不紧要,若无我家大人首肯,在下不能、也不愿同此事沾染分毫,还望余大人见谅。”

听公孙策将“我家大人”四字咬得极重,余联潢也有些无奈。公孙策刚要快步离去,却听那两名一直未作声的洋人中的一位突然高声说了句什么,语气里颇有威胁的意味。

公孙策再次停住脚步转身,先是目光锐利地看了看那洋人,而后探寻地望向余联潢。余联潢大约也没有听懂,与那洋人比比划划地低声交谈一二,而后对公孙策说:“公孙先生,特使先生想请先生明白,今日拒绝,那么日后山东省会是如何下场,包大人又会是如何下场!”

公孙策面上不动,手指却在无意识间紧紧绞住了自己的袖口。余联潢见状,又拿起身旁那几张纸,塞进公孙策的右手里,笑吟吟地说:“先生说此事绝非包大人所愿,可是包大人所想究竟如何,先生不试试,又怎能知道呢?”

公孙策的手有些发抖。他深深地看了三人一眼,什么都没再说,径直转身离开了。

---tbc---

注释走这里……我都hx成这样了还说我有敏感词

------

我今天晚课前就编辑了一遍注释,因为机房网太差没发出去
刚刚大爆手速编辑了第二遍,说敏感词
幸好我留了点底子😂
这个…本篇最大的矛盾冲突的种子已经埋下了hhh
虽然说前面好像并没有什么矛盾冲突😓
这个矛盾指的是小说写作上的啦,不仅仅是两个人的矛盾哦
第十一章在我脑子里好久了,但是一直没时间
我先活过第四周再说😭
再次表白各位读者老爷,谢谢你们!我会努力的!

评论(9)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