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现代au]塑料兄弟情

早上金鱼说觉得大学教授设定估计也挺有趣的~就突然开了脑洞~
本文有事件原型,请自行百度于/艳/茹/案
设定两人暧昧期

**********

下课铃在周五中午的汴梁大学上空欢快地回响着,包拯应付完一群提问的学生,心情甚好地一边念叨着TGIF一边夹着两本书走出了教室,却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迎面碰上了赵祯。

“欸呀,赵主任。找我有事?”包拯一面说,一面开门将赵祯请入。

“哈哈,是有点事儿。是这样。”赵祯倒也没有很严肃,半开玩笑地说着,“这不,前段时间隔壁东京大学历史系博士抄袭被撤了学位这事你知道吧?嗯,这学生找上我了,让我领着她去打官司。我一想,我去给她当律师不要紧,这社会上会不会传出什么'汴梁大学法学院教授状告东京大学'的闲话啊?”

“那必然啊。”包拯猛点头,“咱两家学校一街之隔,水火不容,谁人不知啊。唉赵主任,这回你可要出名了。”

“不不,我可不想这么出名。所以我觉得这事我不好答应啊。”

“别,赵主任,你这样。你去隔壁找人和你一起啊,比如你找xx,哦哦,尤其是公孙策,他不正好做教育法嘛。这下子,人们就说,汴梁大学法学院教授和东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联手状告东京大学,这多好!”

“是啊,所以。”赵祯点头,“我跟公孙策也不太熟,就来找你了嘛。”

“哦哦,这样啊!”包拯恍然大悟,“那行,我现在和他说说,问一下。”

说着,包拯拿出手机拨出了电话。赵祯在旁等候。不多时,电话接通。包拯不说正事,先打起了招呼。

“公孙啊~下课了没~?啊,嗯嗯。过来吃饭啊?嗯?没,我不忙,我刚上完课。嗯嗯,嗯。嗯?不挤不挤,咱去教工食堂,那没有学生。行,嗯,好,那我现在去西门接你昂~好的好的,嗯嗯嗯!!!”

赵祯目瞪口呆地看包拯挂了电话。后者见赵祯的表情,一拍脑门:“哎呀!!!对不住啊赵主任,你看我有点激动把这事给忘了!哎呀哎呀。那个,我一会吃饭时候帮你问?”

赵祯本想说和他一起去吃饭亲自找公孙策说,掂量了一下还是作罢:“行,那就麻烦了。”

下午两点钟,赵祯正看着文献,突然手机响了。他拿起一看,是一条短信:

赵主任您好!我是东京大学的公孙策。这个案子包拯和我说了,他和我都认为我们不如里应外合。您带她去起诉,东京大学被起诉必然会来找我,到时我顺水推舟,就能解决问题。

后面还有两行客套,赵祯也没再看,只是狠狠地按下了电源键。

“塑料兄弟情!”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