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离婚(划掉)

只是想发刀
感谢群里小伙伴们的脑洞
但是抱歉,包包的反应并不符合你们的想法😂
大约是片段灭文,这就是我能想到的样子啦
开封奇谈网剧背景

*********

“学生就此告辞了,大人……好生珍重。”

公孙策背着小小的包裹,冲着包拯拱手作别,而后决绝地转身离开。

包拯的双脚仿佛被钉在了原地,脸上还残存着一丝笑容没有褪去。小皇帝画了几年的饼,今日难得大方了一次。他回到府上便兴冲冲来找先生,却不想正撞见对方背起包袱离去。前两日先生便说他找到了更好的东家,自己还未曾相信,可现在……

不……怎么可能……先生,先生怎会弃他而去?!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大人去哪儿,学生就跟到哪儿。”

“莫敢不诺。”

一字字,一句句,清清楚楚刻在包拯的心上。他家先生,书生傲骨,从来一诺千金。

包拯好像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看着公孙策越走越远。他努力运转着自己的大脑,想要把现下这一切想个明白、想个对策。可是浑身上下每一寸皮肉都在叫嚣着抗议。

是啊,这是他从未想过、决不相信之事,又如何能够分析思考,遑论找出对策。

“先生!”包拯终于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踉踉跄跄地追上公孙策的脚步,下死力气拉住了先生的袖子,嗫嚅良久。

“先生……竟要食言吗?!”

*
 
公孙策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他准备好了应付包拯的死缠烂打,应付包拯的连环逼问,应付包拯的震惊、疑惑、装傻,应付他的……失望和申斥。

他相信自己的定力,相信自己能做到处变不惊、淡定如常。

却不想,他家大人一开口,便震得他心底泛酸。

食言么?公孙策品着这两字的滋味,喉头有些发抖,却还是稳稳地拉出了衣袖。

“学生何曾,向包大人做出过什么允诺?”

说罢,他也不看对方一眼,转回身子便继续走,步子不由得急了些。

公孙策在害怕。他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就会抑制不住对那人的愧疚和依赖——十数年来,那是他的东家、他的师友、他满腔碧血的寄托。那是他的光。

大人,你我缘分已尽。愿你今后,风骨不改,安泰康健。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