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清末AU]箫心剑气一梦深(12)

cp包策,时代背景为清末,以1884~1912年为主
杂糅多版本人物形象,受开封奇谈网剧影响大
文风古怪而多变,由于剧情需要篡改部分历史
欢迎讨论与批评指正,不接受无脑拍砖
不喜勿吃

*********

第三部分

第十二章

光绪廿六庚子年的三月初九恰逢礼拜日,教堂中厅内一片肃穆。[1]公孙策不欲打扰祝祷的人群,只随便叫住了一个侍卫模样的人递上了拜帖,后就在门外等候。不多时,余联潢匆匆走出,将公孙策往里引,却被拒绝。公孙策一副只是来处理琐事而后急着离开的样子,手上的纸张却折得过分整齐,他将那纸张双手奉上,余联潢只得接了,展开一看便皱起了眉头。

“公孙先生……这完璧归赵又是何意啊?”

“余大人,在下已探听过包大人的心意。包大人情意坚决,无可转圜,在下还是将此物交还为好。”

余联潢立时沉下了脸色:“公孙先生可曾与包大人说清始末、讲明利害?若是平白问上一句,包大人自然不从,这才需先生细细分辨,多加劝说!如今先生受吾等所托不过一日,便来道此事无可转圜,叫余某如何相信。”

公孙策一口气哽在胸口,睡过一夜后的开朗心情荡然无存。他眉毛一挑,反唇相讥道:“余大人所求本就强人所难,在下已然尽力一试,不知余大人还有何微词。”

余联潢有些吃惊,人道公孙策素来温文有礼,不料他今日却是火气十足,想必是因此事与包拯闹了不愉快。余联潢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两名英吉利使节在教堂内等不及已经找了出来,看到公孙策颇为惊讶,同余联潢叽里呱啦交流了一通后恶狠狠地盯着公孙策。

公孙策心中更加不快,面上不动,余联潢却有些脑门冒汗,压低了声音说:“久闻公孙先生聪慧,如今局面你我都不好交待。还是劳烦先生再回去劝说包大人,实在劝说不得也总归有诚心诚意的样子,免得这些洋人迁怒。先生可知,现下你我一言一行,均关系万千生灵啊!”

公孙策长叹着平复心情,气息有些发抖,一早起床时的决心被磨得粉碎。他怎不知余联潢所言不差,可他是士子,胸中既有悲悯也有忠孝;他又是胥吏,于包拯既是幕僚又是知交。生民之性命、家国之大义,忠人之事的原则、对友人命运的担忧……太多情绪夹杂交织着,重重压在他的心头。公孙策只是怔怔站着不说话,眼前一片天旋地转。余联潢看出不对,伸手扶了他一把:“先生便听余某一句罢,当今世道……先生脸色不好,可要在下派人送先生回府?”

公孙策摇摇头,挣脱了余联潢的手,轻轻抽回那几张已经有些褶皱的纸张,未发一言转头离去了。余联潢盯着他瘦削的背影,眼前却浮现出了自家兄长的身影、中堂大人的身影,还有许许多多他曾见过的、心痛而无奈的身影。[2]

可余联潢还是扭过了头,不去看渐行渐远的公孙策,脸上撑出一个笑来,同两名洋人一起走回了教堂。唱诗台上中英歌声混杂,余联潢心绪纷乱,无心分辨他们唱的什么,耳中只清清楚楚听得一句。

许多危险试炼网罗,我已安然经过。[3]

*
 
公孙策一路神思恍惚,脚下虚浮,只觉自己好像飘回了济南府。他直奔书房而去,迎面碰上展昭,完全没注意对方向他说了句什么便推门而入。包拯刚刚同展昭说过话,此时还未埋首公文,看到公孙策身子微微一僵,调整了一下尽量柔和地问:“先生有事吗?”

公孙策行了个礼,抬起头来看到包拯清亮的眸子,大脑一片空白,刚刚思量好的说辞忘了个干净。他几次欲言又止,索性心一横,直言道:“英吉利方欲同山东省签订协议,约定互不侵扰,开(hx)战之时彼此保全,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包拯面色一凛,淡淡道:“先生应知本府心意。”说罢,他提起笔来接着批公文,不再理睬。公孙策却不依不饶,不管包拯的反应只顾问下去。

“若东南诸位督抚大人均已签了这密约呢?”

“若以山东千万百(hx)姓性(hx)命为交换呢?”

“若拒签密约会危及大人身家性命呢?”

包拯“啪”的一声放下笔,也不顾公文染上的大团墨迹,直截了当地说:“公孙先生执意如此,也无需再与本府合作下去了。”

公孙策本来被包拯这油盐不进的样子拱得火大,听闻此语却突然怔住,本就沉重的心头好似被人拽了一把直接跌到谷底。他心中想着自己本就漂泊无依,从前早就习惯了,就此一拍两散又有何妨。可是张开口,这话却如何也说不出。从前习惯了,可是如今呢?包拯于他,终究还是不一样的吧。

“大人若不愿,便在此文书上写明,差人送到城东教堂去,断了他们的念头。”他心中绞痛,眼前发黑,却听自己这样说着,“也免得学生左右为难,再来惹大人烦心。”

包拯重话出口,心里也有些抽痛。他无论无何也不能明白,二人向来交心,公孙策理应懂他,为何这两日如此这般……

“放下吧,本府自会处理,不劳先生费心了。”

公孙策往前挪了两步,把那文书放到书案上,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他不知道是谁扶着自己,昏昏沉沉地回了小书房,从药瓶子里摸出一丸服下,过了好一会才恢复了清醒。他面上沾上了些许泪痕,双眼酸痛,看到书案上堆着的两天的公文,不由得又觉得脑仁疼了起来。

此刻,包拯在书房里,面前摊着公文,人却在双眼呆滞地神游天外。

此刻,马汉正拿着包拯用过公私两印的文书赶往城东教堂。

此刻,英、法、美、俄等国的示(hx)威(hx)军(hx)舰正驶出港湾,直指渤海。[4]

---tbc---

[1]完全不了解教堂礼拜的情形,也不知道教堂中间那个大厅叫什么,结合百度来的模糊印象写了下,欢迎指教。
[2]此处只是试图把两个人的故事扩张到那个年代的士人群像上,不代表本人对这些历史人物的观点。
[3]摘自《Amazing Grace》汉语译文中我个人认为比较贴原文的一版……
[4]事实上,3月13日,帝国主义列强在渤海举行海军示威,显示要用武力干涉中国。4月6日(三月初七),英、美、德、法公使照会清政府,限两月剿除义和团,否则将派水陆各军驰入直、鲁两省,代为剿平。(from百度)

--------

我能维持周更水平也就满足了…就怕以后周更都维持不了
心疼策策……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