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现代AU】无问西东

其实是中秋粮
但是最近又忙又丧,所以写得过于沉重……
对故事原型感兴趣的请自行百度莫//兆。军()事件
祝大家中秋愉快~~

*********

1
如果提前了解了你们要面对的人生,不知你们是否还会有勇气前来?
 
2
公孙策赶到的时候,包拯正拿着铅笔在菜单上勾勾画画,红汤和白汤在鸳鸯锅里泛着小气泡。公孙策放下公文包坐好,就见包拯头也没抬便问:“宽粉和虾饺都点了,你还要点别的吗?”

“不用了,你选吧。”

公孙策虽这么说着,却还是探出头去辨认菜单上的字迹。包拯熟练地选好菜品,把菜单交给服务员,扭回头就弯起眼睛开始调笑公孙策。

“你们做律师的这么忙啊?中秋节还加班!有没有人性!”

“还不都是你们逼的。我隔壁江律师今天又掉了一大把头发,你看看怎么赔偿啊包大法(hx)官?”

“跟我又没有关系。“包拯嘟囔着,伸手去拉公孙策握着水杯的手,”要赔偿让他找死螃蟹去。“
 
3
包拯和公孙策是大学同学。本科毕业后,二人分别读了民商和刑(hx)法方向的硕士,一度断了联系。后来包拯当了法(hx)官,在汴梁县(hx)法(hx)院民庭任职;公孙策则做了刑(hx)辩律师。二人在法(hx)院很偶然地相遇,然后自然而然地恢复了联系,越来越熟络、亲近。

包拯曾经开玩笑地问公孙策:“我和你一个律师走得太近,会不会被人说是暗通款曲啊?”

公孙策难得没有吐槽包拯的用词,反倒一挑眉毛反问:“你难道不是在和我暗通款曲吗?”

包拯看了看地上散落的衣物,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咳了两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没事,江律师和死螃蟹都没被议论,咱们怕什么。”
 
4
吃着聊着,包拯突然叹了一口气,公孙策见状便问:“怎么了?碰上什么难事了?”

“啊,也不是,就是有个案子有点为难。”

“哦,很复杂吗?”提到工作,公孙策只随口问了一句,本不想多谈。不料包拯四下张望了一下,突然凑过来,压低了声音说:“不复杂,案情特别简单。但就是很为难。”

案情确实很简单。一李姓男子状告一对老夫妇,请求法(hx)院判决老夫妇归还债务,本息共5万元。这名男子持有欠条,老夫妇说那欠条是他拿刀逼着他们签下的,却无法拿出证据。

“拿刀逼他们签的?!”公孙策有些惊讶,“没有证据……那欠条上有写清楚是已经借了吗?”

“写了。”包拯点点头,又叹了一口气。隔着升腾的雾气,他有些看不清公孙策的眉眼,也看不清周围的事物,“公孙你说,我怎么办?别说我们不应该调查,就算调查,这也根本没法查啊。”

“那你觉得,谁在说谎?”

“我怎么知道……”包拯抱怨道,“反正,看那老夫妻也都是挺淳朴的人,看那原告也不像会干出持刀胁迫这种事的……”

“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吧。毕竟你做这一行的,和我又不完全一样。”公孙策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却感到心头莫名地发沉。
 
5
十月,汴梁县法(hx)院支持了原告诉(hx)讼请求,判决被告给付原告本息共5万元。

十一月,老夫妻在法(hx)院外双双喝农药自杀死亡。

次日,汴梁县(hx)公(hx)an(hx)局传唤李姓男子,后者承认那欠条是自己拿刀威逼老夫妻所写。
 
6
又是一个阳光和煦的春天,包拯和公孙策二人一起走出市中院,心情都有些沉重。

“包拯,你知道吗?”公孙策起了话头,“其实我一直觉得我们两个可能上辈子就认识。”

“是吗。”包拯苦笑了一下,“那上辈子,你认识的我一定是正义的代表,而不是像现在,在被告席上。玩忽职守罪,呵……”

“或许吧。”公孙策没有转头看包拯,径自反驳道,“但是在我看来,你现在也是正义的代表。我为那么多嫌疑人辩护过,唯有你是真正无罪的一个。”

包拯没有答话,公孙策继续道:“刚刚法官和我说,他们会按照无罪来判,只是需要再缓一段时间,避避舆论和检察院的风头。”

“有什么意义呢。不管怎么判,法律这一行我都已经干不下去了……”

公孙策打开手中的文件夹,拿出一张照片交给包拯:“这是庞法官和子云托我带给你的,他们想让我问你,如果早知道如此,你当初还会选择这个行当吗?”

包拯接过那张照片,看到蒙着眼睛的正义女神,在蓝天的映衬下,威严无比。

评论(1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