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夹带私货的《大侠黄飞鸿》最后一集文字翻译(方鸿/鸿方向)

黄飞鸿好像被我写的太弱气了,不知道这cp该打什么tag……

“不碍事。前面发生了什么,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老方的脑子糊涂了,我得把他带回来。”
下定了这决心的黄飞鸿神色如常踱进了那个阴暗的大厅,四下里观察了一下,便好整以暇地提声喊道:“方警官!世玉!我知道你在这儿,出来吧。”
方世玉从阴暗处走出,居高临下看着曾经的伙伴:“黄飞鸿,上次你侥幸不死,但这一次可就不一定了。”
“怎么穿成这样了……”看惯了那人一身警服吊儿郎当黏在身边,如今觉得他穿的衣服站的位置分明一副天涯路远的样子,心里无端就紧了紧。“诶,跟我回去吧,咱们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儿,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了?”
“你话太多了。”
方世玉寥寥几字,却让黄飞鸿大骇。他满心以为老方是被黑暗备胎灌了什么迷魂汤,记错了什么事才与他反目;但这样一看,站在暗影里的那个方世玉倒是清醒的很。
这么说,飞刀上的毒,也是他亲手淬的咯。那毒异常狠绝,饶是黄飞鸿第二日就服下了解药,说话喘息间还是牵扯着肺里丝丝拉拉的疼,咳意也不住地往上涌。想到这些,黄飞鸿遍体生寒,心里更凉得像是……像是那又频频朝他飞来的寒锋。

身体不适又心不在焉的黄飞鸿没走几个回合就落了下风,被克里斯生擒,封了穴道撂在椅子上。他垂着头忍住咳嗽,斜眼看了看渐渐走进的人,想问清楚这一切,开了口却不知问些什么。
“方世玉……”
“住口,我叫猴赛雷。”
黄飞鸿突然想到了什么,右手在身上摸索着,胸膛起起伏伏:“你说是就是呗,在我这儿,你永远都是方世玉。”
“你闭嘴!”方世玉气急,揪住黄飞鸿的衣领就把手枪顶了上去。后者吃不住,以一个怪异的角度向上仰着头,不顾呼吸间更加难受,却举起一样东西。
“以后不能跟你江湖救急了。小盲侠,这个还你。”
既然走到这个地步,他不想还欠着他什么。既然已经回不去了,那戒指也就没什么用,如此,勉强算作两清了吧。
方世玉一把夺过熟悉的眼罩,似乎被那东西刺了一下,连忙把它摔到地上喊道:“这不是我的东西!”也不知在说给谁听。黄飞鸿完全没有管他,自顾自地回忆着:“说起来,自从跟你摊上,就没碰着过什么好事儿。有时候,真的不想开门啊,一开门,就看到你那张脸。你要是再想跟人组队,记得别取那么难听的名字了。”往昔的画面转了又转,黄飞鸿到底也想不明白哪里不对劲。 他黄师傅行医行侠多年,虽不敢说阅人无数,却也不至于到了相处小半年还看不准一个人的程度。
方世玉闭了闭眼,叹了口气,似是不忍般偏过头,却听到身边那人好像交代完了后事一样激动起来。
“动手吧……开枪啊…!动手啊!”到最后,竟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大喊。方世玉把枪狠狠地往前送了送,喘着粗气,心里翻腾着。又忽然收回了手,还抓住了自己的手腕。黄飞鸿带着绝望地冷笑着,不去看另一把对准自己的手枪,随着方世玉的身影转过头去:“老方……”舌头在口中打了好几转,喉结上下滚了又滚,终是没再说出什么。

END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