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洌

主产包策,主推全职韩张及全职各种乱炖,偶尔推各种文史哲相关,偶尔碎碎念叨生活和学习。

【包策】开封辩论队(1)

感谢小可爱的点梗 @汤圆要甜的
网剧开封奇谈人设,现代大学生AU
cp包策,微猫鼠鼠猫无差,两发完
几乎看不出感情线,故事沙雕,文风脱缰,毫无逻辑,辩论相关了解浅薄,欢迎指正

*********

“谢谢主席!”

包拯面带微笑起身,拿起手中的立论稿,轻咳一声开始朗读:“我方的观点是,阿潇牌汤圆个大味美,营养健康,堪为业内翘楚。”

???!!!

包拯说完了论点才发现有些不对,冷汗瞬间湿透了衬衫。公孙交给他的好好的立论稿,怎么变成了一张广告单?包拯下意识地朝自家四辩席位看去,却猛然发现本坐在自己身边的队友全都凭空消失了,会场内只剩下一个主席和反方四人眼神凌厉地看着他。

看着大屏幕上跳动着的时间,包拯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硬着头皮继续读下去:“首先,阿潇牌汤圆选取上等糯米,精心……”

……

向来为压缩立论字数头疼的包拯从来没觉得这两三分钟如此漫长。他口中读着,心思却早就飞走了。他一会在心里狂骂迟到的队友,一会担心拿错稿子被公孙打,一会又想如果自己因出汗脱水晕倒比赛是否可以延期……

“综上所述,我方认为:阿潇牌汤圆品质上乘,确为汤圆类食品中的顶尖品牌。”

终于……结束了……包拯脱力一般跌坐回椅子上,趁着发言的间隙大口大口喘息着,宛如一条搁浅在沙滩上的咸鱼。

“谢谢正方一辩的精彩发言。下面,有请反方二辩对正方立论进行质询。”

包拯勉强撑起身子,摇摇晃晃地起立,抬眼去看对面同时起身的二辩。

???!!!

公孙策???!!!

公孙策怎么跑对面去了???!!!

公孙策不是我们法学院的黄金四辩、我的副队长吗???!!!

公孙策西装革履,在包拯惊异而闪烁的目光中毫不留情地开口:“对方辩友,请问你刚刚读的是否只是一张广告单?”

面对通身带着常年打四辩的正派气度的公孙策的质问,包拯只觉喉咙发干,勉强挤出两个字:“是的。”

公孙策推一推眼镜,微微弯下身子,从桌堂里掏出一样东西。他包裹在正装下的胳膊上肌肉暴起,抬手将那黑乎乎的一团朝包拯扔来,口中阴森森地说着:“而且,对方辩友,你今天,又忘了戴胡子!!!”

“啊!”

包拯惊呼一声,身子瞬间抖了几抖,而后意识迅速回潮,猛地睁开了眼。

呼……原来只是一场梦啊……包拯拉回被自己踢到墙边的被子,平稳了一下情绪,轻手轻脚地爬下床喝了两口水,瞄了一眼记事本上记下的日程:

9:00-10:30,公管学院302,新生小组赛第二轮,评委。

*

包拯急匆匆赶到302时,比赛已经快开始了。两队八位辩手围在各自的桌前做着最后的讨论,公孙策则坐在最左侧的评委席上争分夺秒地看书温习。包拯和坐在一旁的场务打了声招呼,挨着公孙策在评委席中间的位置坐下,习惯性地环视四周,然后被最前方一个从未见过的男生吸引了注意力。

“咦?这场当主席的这男生是谁啊?公孙你认得吗?”

公孙策把眼神从手中的“太皇太后”身上移开,抬起头来仔细打量了那个染着一头奶奶灰,脸上写满傲气的男生几眼,而后摇了摇头:“不认识。学习部的新人,过来搬砖的吧。”

“学习部迎新我去客串来着,新人都见过面了,没印象有这位啊。”

正说着,就见庞籍卡着九点整前的最后半分钟不慌不忙地走进教室,嫌弃地看了看刚刚接过面巾纸在擦汗的包拯,坐在了最右侧的评委席上。他抬手看了看腕表,向当主席那个男生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包拯顿时有些疑惑,无奈主席已经在读开场白了,他只好暂时把疑问咽了下去,拿过纸笔准备记录。

这一场的辩题是“国产艺术电影该不该享受特殊政策”,正方是来自公管学院的一支全妹子队伍,反方是法学院一支两男两女的队伍。很明显,这八个人都是没怎么接触过辩论的萌新,准备倒也认真仔细,却走进了不少新手误区……包拯自己是二辩出身,此时听着自家学妹的中规中矩却没什么力度的质询,心中有些失望。

这是第二轮最后一场比赛了,自己应该已经见过法学院所有的参赛队伍了,却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有才华的新人。公孙觉得值得招揽的几位在他看来都缺了点灵气。再这样下去,法辩中兴真的要变成一句空话了……

法学院辩论队本是能与公管学院辩论队比肩、称霸全校的传统强队,却不想这两三年来队内领头羊相继毕业,人才断层问题严重,堂堂法辩也有沦落到乙组的一天。更雪上加霜的是,上个学期,主力一辩苏静儿学姐迫于学业和艺术团的双重压力选择退队,替补上来的学妹逻辑天马行空,场上表现却令人咋舌,面对质询时常坑得队友目瞪口呆、万劫不复。无奈之下,包拯只好自己当起了一辩,然后过上了日常被公孙催着出论以及在场上给二辩递小纸条的苦逼日子。

“根据对方辩友的立论,你方肯定国产艺术电影需要国家政策支持和保护是这样吗?”

包拯游荡天外的思绪被正方二辩妹子有些尖利的嗓音拉回了赛场,听清了这一句有点意思的发问后精神一振,紧紧盯着反方那个据说是法学院大一级草、看起来有些面瘫呆萌的一辩。

“对的。”名为展昭的帅气学弟惜字如金,盯着仿佛被噎住了的对方二辩看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连忙继续开口,“但是我方已经说明,‘特殊政策’指的是……”

包拯一开始还没觉得怎样,但听着双方一来一往,渐渐发现了展昭与众不同的地方。面对质询,他既没有致力于怼回去的咄咄逼人,也没有着急分辨的状似无辜,而是以岿然不动之姿,一幅‘我只是在实话实说’的样子跳开对方挖下的陷阱然后把论点圆得滴水不漏。之后回答盘问时,展昭更是展现出了若无其事且言简意赅地噎人的神奇能力,让包拯不得不脑补他平日里是个内心戏十足一击必中的吐槽狂魔。

啧啧啧,这小子是个人才啊,没想到这个上一轮轮空的队伍还真的给自己带来了一点惊喜。

*

比赛很快结束,包拯、公孙策和庞籍三人稍作讨论后各自打出了分数,然后赛场气氛放松下来,选手们和观众、场务一起交流着。包拯只见那位“奶奶灰”不屑地瞥了展昭一眼,然后很大声地将矛头指向了正方:“我有一个问题,正方一边说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有本质差别,一边又总是在用排片率、票房这些数据来说事,你们不觉得自相矛盾吗?”

正方几个妹子一怔,还没来得及说话,奶奶灰又扭回头来指责反方,眼睛却只瞪着展昭一个:“这么明显的漏洞反方居然没发现?我都看出来了你们到底有没有在认真……”

“我发现了。”展昭看着那个一直对自己有着莫名其妙敌意的人,语气里带着一点场上都不曾有过的辩解的意味,“我还给他们递了纸条,可能是场上太慌张了他们没来得及看。”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说啊?你自由辩都没怎么说话。”包拯接过话来。

“一辩不是只能守不能攻吗?”展昭反问。

……

包拯着实没想到,都这个年头了,还会有人对规则存在这样的误解。他不由自主叹了一口气,就听身旁公孙策说:“一辩只是以防守为主,但是你在场上发挥任何作用都不会受到限制。你前面表现都很出色,立论写得也很好——哦是你写的对吧——要是自由辩时候能把那个点提出来带一带方向,这场最佳辩手我们就给你了。可惜……”

“没事,下次努力。”庞籍笑嘻嘻地鼓励,“那我们先看看观众有没有……”

“庞籍学长我还有问题!!!”

奶奶灰连忙抢回话头,又接连指出了好几个点,听得包拯眼前一亮。他同公孙策对视一眼,忽而又想到这个学弟是庞籍带来的,八成是他们公管学院的,顿时有些气恼。当初都是夺冠热门,怎么他们队还在叱咤风云,我们法辩就这么举步维艰了呢。

于是,在比赛结束,三人一起往楼外走时,包拯有点好奇还有点不爽地问庞籍:“欸死螃蟹,不是说好了经管出钱,公管出场地,法学院出人嘛,怎么你还把学弟拉来当主席了?”

“啥?你说谁?”庞籍被问得一愣,“哦你说那个灰头发的男生吧,他不是我学弟啊,他是你们法学院的。昨天和你们部长吃饭时候听她说找不齐人,我就正好叫他来顶个缺。”

“诶诶,那你赶紧给引荐下,这可是个人才啊!”

“行,微信推给你。欸,正好没走远,叫过来一起咱四个吃顿好的吧。死包子,今天你请客。”

包拯满不在乎地刚想开口说话,在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公孙策终于轻咳一声刷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包拯立刻转过头去睁大一双狗狗眼盯着公孙策:“公孙,你看这是给队里招揽人才啊能不能走公……”

“不行。”公孙策毫不犹豫地拒绝道,“辩论队没有这笔预算。我和你一起请庞队和学弟。”

---tbc---

没写出来的设定:经管出钱,公管出场地,法学院出人是因为法学院穷,系馆还有点小有点破……

大家可以猜“太皇太后”是什么啊哈哈哈

本来因为有三次元痕迹,第一段那个梦不想放上来,直接当群内福利来着。后来发现我这整篇全都是三次元的烙印根本没法回避……索性破罐破摔了 ……

评论

热度(10)